不拆不逆固执党
【JD】【JC】【AM】
【日常刷墙头】【墙头非常多】

【AM】Destiny and Chicken -1

CP:Arthur x Merlin

原作:Merlin (TV)

分级:全年龄

架空:无

设定:喜闻乐见的真爱之吻梗。给彼此真爱却没有挑明的亚瑟和梅林下咒。不过出场的公主是306的艾琳娜公主

PS:无滚,就算提到女仆说的也不是她。

============================================

传送门:2  3  4  5  6


盖乌斯通常是卡梅洛特城堡起得最早的人,他会叫醒睡在小隔间的养子梅林,给他做一顿可口的早餐,布置下采药的任务再催促他去叫王子起床。但是今天卡梅洛特城堡起得最早的头衔恐怕得易主了。

 盖乌斯还在睡梦中为颜色怎么都不对的药剂伤脑筋的时候就被一阵敲门声惊醒。打开门,出了名的喜欢赖床的王子站在那里,手上还托着一盘热腾腾的烤鸡。

 好吧,起得比盖乌斯早的人还得算上厨娘。

 “早上好,盖乌斯!多么美好的一天。”王子无比快乐地说道。

 “早上好,亚瑟。”盖乌斯回头看了眼窗外阴沉沉的天和下了半个月的雨,挑了挑他高低不一的眉毛,“乌瑟的旧伤犯了吗?请稍等,我准备一下他的药。”

 “等等,盖乌斯,父王在你的照料下很健康。我是来找梅林的。”王子带着可掬的笑容,走进了盖乌斯的房间,环视四周问道,“他在哪儿,我可爱的男仆?”

 “可爱的男仆?”盖乌斯怀疑自己的耳朵坏了,要么就是还在做梦。

 “哈哈,他在这儿,对吧?这只赖床的小猫咪。”亚瑟一手端着盘子绕过盖乌斯径直走向了梅林的小隔间,在盖乌斯心理嘀咕这俩小东西在搞什么恶作剧的时候,王子温柔地敲了敲梅林的房门。

 “盖乌斯?”梅林迷糊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It's destiny, 吾爱。Destiny and chicken。”亚瑟依旧愉快地说着还回头冲盖乌斯眨了眨眼。

 盖乌斯瞪大了眼睛,连大小眼这老毛病都瞬间康复了。今天一定有哪里不对。

 房内一阵扰乱之后,梅林顶着一头乱发打开了门:“殿、殿、殿、殿下?”

 “早上好,亲爱的梅林,要是咬到舌头我可是会心疼的。很荣幸成为你醒来之后见到的第一人。”

 梅林一脸“你没事吧”地看着亚瑟,对方露出了他能露出的最帅最迷人的笑容,“我猜你一定很愿意请我到你的寝殿里坐坐。”

 “寝殿?我记得你昨天才说过它像个阴暗的老鼠洞,到处都黑乎乎硬邦邦的。”

 “我为我昨天的失言道歉,真诚地请求你的原谅。”

 梅林越过亚瑟的肩膀望向盖乌斯,眼里写满了:“这到底怎么回事,盖乌斯?”

 盖乌斯只能摊了摊手,用眼神回复他:“我一无所知,梅林。”

 “你原谅我了吗,吾爱?”亚瑟换了一个更帅气的站姿,整个人都堵在梅林的门口,掐断了他和盖乌斯的眼神交流,“现在你愿意请我进去坐坐了吗?”

 “请、请进?”梅林让到一边请亚瑟进去,亚瑟带着灿烂的笑容走进了对他来说不知是老鼠洞还是寝殿的梅林的房间,带上了门闩。

 “哦。”盖乌斯有些吃惊。卡梅洛特的小王子终于开窍了吗?这么些年他不是没看出来,亚瑟虽然嘴上不说,但是他对梅林有着明显的偏爱。当然梅林更爱亚瑟,为了亚瑟他连命都可以不要。这不合礼数,但谁能忍心阻碍这样可爱的一对年轻人呢?

 “年轻人啊!”盖乌斯感叹道,好好地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准备一天的工作。

 虽然亚瑟说乌瑟很好,但连绵半个月的雨还是让他不放心乌瑟的旧伤。为了和其他四个国家签订和平同盟,乌瑟最近也是忙得焦头烂额,还是去探望一下他吧。

 盖乌斯给自己准备了一顿简单的早餐,收拾了一些用的上的工具和药材正准备出门,就听见梅林的房门“啪”地打开了,亚瑟满脸通红地从里头风风火火地冲出来,都没来得及和他打招呼就急忙忙消失在门外的拐角处。

 梅林站在他的小隔间门口,同样满脸通红,不过比起害羞或者尴尬梅林的脸上写着更多的迷惑,他整个人都懵了。

 “发生了什么事?”盖乌斯犹豫再三还是问了出来。

 “我……他……亚瑟他……”梅林的脸比刚才红得更厉害,红晕甚至爬上了他的耳尖。

 盖乌斯上前拉着他的胳膊在餐桌前坐下:“冷静点,梅林。发生了什么事?你的魔法书没被发现吧?亚瑟怎么突然走了?我以为……”

 “不,盖乌斯!”梅林像是猜到了盖乌斯以为什么,赶紧打断他,“魔法书被我藏到床底下去了,亚瑟他……”梅林喝了一口水,冷静了一下才说:“事情是这样的,亚瑟进来之后一定要喂我吃烤鸡,我说我自己吃,他说那好我在边上坐着看你吃。然后他就坐到了我的床上。”

 “你的床咬了他的屁股?”

 “盖乌斯!”梅林显然不喜欢这个笑话。

 盖乌斯呵呵笑着示意梅林继续。

 “我也不知道我的床是不是太硬‘咬’到他了,总之他叫我过来一起坐,盯着我看,看我啃鸡腿,盖乌斯,你能想象那个眼神吗?他盯得我毛骨悚然,食欲全无。”回想起刚才的场景,梅林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盖乌斯拍拍梅林的肩膀示意他说下去。

 “亚瑟见我不吃了就把鸡腿拿走,然后他舔了……我的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盖乌斯发出了一阵爆笑,天啊,他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么八卦。一想起卡梅洛特的王子一脸痴迷地舔上自己养子油腻腻傻乎乎的脸,他就笑得直不起腰。

 “别笑了,盖乌斯,算我求你。”梅林看起来是被吓坏了。

 盖乌斯揉了揉笑出老泪的眼睛:“抱歉,哈哈,抱歉。然后呢?”

 “啧……”梅林啧了一下嘴,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说道:“他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后吻了我,接着他就跑了。我拒绝描述细节。”

 盖乌斯强忍着想要爆笑的冲动,拾起作为一位睿智的导师应有的包袱:“所以,他一大早起来,让厨房烤了一整只鸡,就是为了亲你一口然后羞愧地跑掉?”

 梅林蹙着眉头一脸认真地说:“也不一定。有可能是因为我的床太硬,他想拿我当靠垫,不小心碰到了我的嘴。”

 “那destiny and chicken怎么解释?盯得你无所适从的眼神怎么解释?”

 梅林还真的思考了一下,最后的结论是:“你是不是给他吃了什么奇怪的药,盖乌斯?”

 “我给他吃了吐真剂。”盖乌斯开玩笑说,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没有比看着一对两情相悦的年轻人为爱犯傻更让老年人愉快的事了,“别露出这么丧气的表情,梅林。亚瑟喜欢你,我早就看出来了,他只是嘴硬。他今天是在追求你,我的小傻瓜。”

 “这不对,我可是男的。”

 “爱不分性别,孩子。给他一些时间,一些鼓励,我想你其实不讨厌他的追求。”梅林不置可否地看着盖乌斯,盖乌斯笑着拍了拍梅林的肩膀,“我不介意为你再保守一个秘密,如果你愿意把烤鸡分我一半。”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63 )

© J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