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拆不逆固执党
【JD】【JC】【AM】
【日常刷墙头】【墙头非常多】

【JD】金毛蝙蝠和波纹毒血

CP:乔纳森x迪奥
原作:JOJO的奇妙冒险
分级:全年龄
架空:有

设定:屌爷是吸血鬼,大乔是练过波纹的普通人。屌爷的蝙蝠形态可以暴露在不太强烈的阳光下,但时间长了会被灼伤,吸血鬼形态至多在日光下待一分钟。波纹对吸血鬼会产生一些奇怪的效果。

【总之,私设很多,不喜慎入。】

番外点我

============================================

吸血鬼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夜色就是我的披肩,日出就是我的风险”,然而这句话对于迪奥·布兰多来说根本就是胡扯。作为一只金色的吸血蝙蝠,夜幕和白昼一样危险。由于这过于稀少的毛色,迪奥把大部分时间都贡献给了睡眠,只有在不得已的时候,他才会在傍晚阳光没有那么强烈而天色也没有完全黑的时候出来狩猎。这个时间外出对于吸血鬼来说就像在刀尖上的跳舞,稍不留神就会被夕阳灼伤膜翼,迪奥一点也不喜欢,但是比起这些,迪奥更不喜欢传统的狩猎方式。自从发生了被猎物一巴掌打破嘴角的惨剧之后,迪奥就将“诱捕”这项看似轻松的经典招数封存。

“只是懒得低声下气地和面包说话罢了。”迪奥这样告诉质疑他能力的同类。 

他那被诅咒了一般的毛色让他的同类也在背后纷纷议论,有的觉得他是命定的领袖将带领吸血鬼克服太阳,也有的觉得他是天使派来的卧底哪天迪奥长出羽毛他们也不会奇怪。但无论持着哪一种意见,没有吸血鬼愿意和迪奥做朋友。好在迪奥也不在乎,他不需要朋友。

夕阳西下,沉睡了五个月的迪奥终于醒来,又到了他用餐的时间,迪奥简单地梳洗了一番,理了理领结,变成蝙蝠飞出了暂住的洞穴。

过去的人们对吸血鬼存有敬畏,像迪奥这样的异色蝙蝠,连成年人都敬而远之更不用说孩子,然而时代变了——
“该死的!放开我!!!”迪奥尖叫着,但是揪着他的耳朵拉扯着他的膜翼的三个小鬼根本听不懂他的叫声。
“喂,看呐,一只金色的蝙蝠!”
“我看是一只掉了毛的夜莺。”
“得了吧,夜莺可不是金色的。”
“蝙蝠也不是!”
“别吵了,快看,它没长鸟嘴。”小鬼用他脏兮兮的手指戳着迪奥的脸。
“把你的脏手拿来!”迪奥更加用力地挣扎。变成人形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只要迪奥能在一分钟之内完成暴揍这三个小鬼吸干他们的血藏好尸体再变回蝙蝠形态这一连串的事件。不,这太冒险,讨厌的太阳还赖在地平线上不肯下去,而这三个看起来又脏又蠢的小鬼完全勾不起迪奥的食欲。
迪奥只能选择利用目前唯二的战斗力——牙齿和爪子。
“它居然咬我!这肮脏的小畜生”迪奥被一把摔在地上,还没来得及扑棱翅膀就被一只手掐住了后颈。
“我要给你些教训!”
他被狠狠地按进边上的泥水塘。迪奥挣扎着扑着翅膀,泥水倒灌进他的耳鼻虽不足以杀死他,但是迪奥很透了这又脏又臭的感觉,他盘算着一会儿要用什么方式去折磨这个小鬼,只是吸干他的血根本不足以平息迪奥的怒火。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脱身,迪奥一秒都不想和这群小鬼继续纠缠。掐着他脖子的小鬼不知哪来的傻力气,如果是普通的蝙蝠早就被掐断了。正当迪奥打算让颈椎移个位教这小鬼收手的时候,“放开它!”,一只大手把他从泥塘里捞了出来。
“放过它吧,它只是害怕才会咬伤你。”温和敦厚的声音。
迪奥的眼睛被糊着泥浆看不清东西,但他敏锐的感觉告诉他,这个人将成为他的猎物。迪奥拖着泥水向他的手腕爬了几步,一头枕在了他跳动的血管上,底下流动的血液散发着诱人的铁锈香。
“蝙蝠可是吸血鬼变的,先生,它们都是坏蛋!”
“不是这样的,孩子,吸血鬼并不存在,他们只是神话传说的产物。这个小可怜可能只是位素食者。”他随手摘了脚边的一颗野果,掏出手帕擦了擦果子又擦了擦迪奥湿哒哒的小脸,才把果子送到迪奥嘴边。
“乔纳森·乔斯达。”迪奥默念着绣在手帕上的名字。他从不在意猎物的名字,但这一次,他记住了。
“它吃了!”
“原来不是吸血鬼!”
“您真厉害,先生!”
说真的,迪奥并不喜欢吃水果,但他想要摆脱这群小鬼,更想要麻痹一下他的猎物。吸血鬼只是传说的产物?真想看看这个拜科学教教徒被吸干后的表情。迪奥趴在猎物的手腕上,不动声色地扭断了自己的翼骨。
“先生,它的翅膀看起来好奇怪!”
“是被你扭断的笨蛋!”
“救救它,先生,它好可怜。”那个觉得迪奥是只夜莺的小鬼甚至哭了起来。
“哎呀,好像是骨折了,真是个小可怜。我会治好它的。天色不早了,你们也快回家吧。以后可不要再欺负小动物了。”
“谢谢您,先生。”
“再也不了,谢谢您!”


迪奥被他的猎物带回了家,小心翼翼地洗漱干净之后被裹在柔软的毛巾里。乔纳森·乔斯达,他的猎物,正低头翻阅着一本百科全书,上面介绍着蝙蝠的生活习性和生理构造。他的手边摆着一个家庭药箱,敞着口,里头只有些绷带和常备药。看似博学的绅士不过是个对着孩子卖弄学识,对着伤者现学现卖的外行。

“可能会很疼,但是我并不想伤害你。请不要怕好吗?”乔纳森这样说着用食指揉了揉迪奥毛绒绒的头顶,“我不是专业的医生,但骨折后的固定我还是会的,只不过从来没有固定过蝙蝠。如果你害怕,可以咬我。”
“当然,我当然会咬你,不但会咬破你的手指,还会咬开你的动脉。”迪奥用尖牙磨蹭着乔纳森的指腹没有咬下去,他还不想打草惊蛇,像乔纳森这样高大健壮的男人,如果他的血合迪奥的胃口,迪奥不介意驯养他一段时间,毕竟外出狩猎是一件既麻烦又危险的事情。血仆?谁会愿意和自己的食物契约?人类会和猪排契约吗?血仆对于迪奥来说完全是一种是可笑的存在。只是驯养而已。
“等等,原来是肉食性的吗?”乔纳森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翻着迪奥的嘴唇观察起他的尖牙来。
“人类这种生物已经退化成猴子了吗?!没有人教他们什么是礼貌吗?!!”
迪奥决定现出人形震慑一下这个粗鲁的人类,这个人类却先开口道歉了:“啊,抱歉,忘了你还有伤。刚才吃的果子没有问题吗?一定是饿坏了才会饥不择食的吧。”
乔纳森用火柴棍固定住了迪奥折断的翼骨,又用胶带把火柴棍固定在翼膜上。包扎好伤口,乔纳森出去了一会儿,没多久就抱了一个小盒子回来。
“嘿,小可怜,看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这是喂鱼的,问管家要了一些,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
迪奥兴致缺缺地抬了下眼皮看了一眼那个盒子,里头装是满满一盒面包虫!
“不合!!”迪奥尖声叫着打翻了盒子。
虫子虽然是晒干的,这么洒了一地还是很让人瘆的慌,不过,乔纳森还是没有生气,他弯下腰去收拾死虫子苦笑着说:“原来你不喜欢吃虫子吗?那你喜欢吃什么呢?青蛙?不不不,你都没有我的手掌大怎么吃青蛙呀,哈哈……”乔纳森笑着直起身,然后他的笑容凝固了,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金发男人,正心不在焉地撕扯着手掌上的胶带。
“先生,请亮明您的身份,否则我无法保证我能保持礼貌。”先前对着小蝙蝠和蔼可亲的男人突然变得警戒起来,迪奥甚至能看到他披挂上了一件无形盔甲。
迪奥翻了个白眼,人类真是个难以理解的物种,虽然吸血鬼也会猜忌同类,但他们永远无法做到对其他种族更加友善。
“呵,身份?乔纳森·乔斯达,我,迪奥·布兰多是你的主人,我决定驯养你。”迪奥高高在上地宣布着,虽然他的人形似乎比乔纳森矮了几公分,必须仰着头才能直视对方的眼睛,但是很显然,这不重要。
乔纳森看着迪奥沉默了一会儿,转身摇了摇管家的铃“请班尔顿先生来一趟,我这里有位先生需要他的帮助。症状吗?呃,他的脑子大概需要一些检查。”
“你说什么?!你就是这么侍奉自己的主人的吗?!!”迪奥觉得自己的脑子确实出了问题,他居然会想要驯养这个看起来蠢得跟石头一样的人类。
“请冷静一点,先生,医生马上就到了。”
“去他见鬼的医生!我现在就要吸干你!立刻!马上!!”迪奥咆哮着扑向了乔纳森。
狩猎,吸血鬼的本能,咬破猎物的血管,一股浓郁香醇的血液充满了迪奥的口腔。
“山吹色波纹疾走!”
“这一定是我喝过最美味的血!”
迪奥带着满足笑意晕了过去。


迪奥真的骨折了。他试着用吸血鬼的能力来治愈自己,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你对我做了什么?!”
乔纳森没有理会手里的小蝙蝠叽叽吱吱的叫声,再一次给迪奥上了夹板——火柴棍。
迪奥发现他的腿被锁在一个小铁环里,这个该死的人类不但打折了他的胳膊还把他锁了起来!
“这是什么?”迪奥冲着乔纳森抬了抬腿,瞪大了他血红色的眼睛。
“这是之前锁鹦鹉的,怕你醒过来之后飞走。你的伤我会负责的,之前听说波纹可以防御吸血鬼还只是将信将疑,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波纹?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我也不是很清楚。小时候家里接待过一位意大利术士,他说我命犯吸血鬼需要练习波纹来防身。不过他只住了一星期,我现在只记得他喜欢说啪呜啪呜。”乔纳森像是陷入了一些很有趣的童年往事呵呵地笑了起来。

“有什么可笑的。”迪奥沉默地盯着这个再次变得和蔼可亲的人类,趁他不注意的时候一口咬破了他的手指。

“嗷!”乔纳森吃痛地叫了一声,把手指从迪奥的嘴巴里抽出来。

迪奥困惑地舔着舌头,乔纳森血的味道变了,算不上难吃,但迪奥敢打赌一定和那三个脏兮兮的小鬼没有区别。

“该死,我忘了你是一只吸血鬼!”伤口不大,出血量却不小,乔纳森手忙脚乱地给自己消毒止血,但还是血流不止。

迪奥看戏似的倒挂在前任鹦鹉站过的木杆上看着汩汩流出的血液,如果是之前那个味道,迪奥一定会痛惜一下,不过:“既然你的血已经不那么好吃了,就失血而死吧。”迪奥舔了舔自己受伤的胳膊,新补充的能量对他的伤势没有一点帮助。

“波纹!呼——”乔纳森突然调整呼吸,他的指尖闪过一丝金光,转眼伤口消失了。

在伤口消失前的一瞬间,迪奥又一次闻到了刚才让他沉醉的味道。波纹,看来他有必要和这个叫做乔纳森·乔斯达的人类聊聊了。迪奥扯断了箍在脚上的铁环,变回了人形。

“看来你已经不惊讶了。”迪奥又一次扯掉了粘在手上的火柴棍,但这一次他真的有点疼。

“你刚才晕过去的时候变成了蝙蝠,我想我已经适应了。那么,请再自我介绍一次,吸血鬼先生。”

迪奥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迪奥·布兰多,吸血鬼。”

“好的,布兰多先生。乔纳森·乔斯达,人类,你可以叫我JOJO。”乔纳森学着迪奥顺便介绍了自己的种族。

迪奥瞥了一眼乔纳森伸过来的手:“不好意思,我手上有伤。”

乔纳森笑着收回手:“我来替你包扎。不过,请不要再趁机袭击我,我不会对人形的你手下留情的。”

“哼。”

比起给蝙蝠包扎时的笨手笨脚,给人形的迪奥包扎,乔纳森显得轻车熟路。

“你很擅长包扎伤口?”迪奥冷冷地问。

“算吧,毕竟在野外容易发生意外。”

“野外?”

“我是个考古学者,最近刚从南美洲回来。”

“那你说的波纹……?”

“那是来自东方大陆的神奇武术,当然也有治疗的功效,比如刚才止血那一下。对了,为什么你咬的伤口会流血不止?”

“吸血鬼的体液。”

“有抗凝血功效?也对,如果在喝饱之前凝血了,你一定会很生气。”乔纳森脑内闪过迪奥抓狂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迪奥狠狠地瞪了乔纳森一眼。

“抱歉,哈哈。”

沉默了一会儿,迪奥突然开口说:“你的血,味道会变得不一样,如果你使用波纹的话。”

“会这样吗?”

“信不信由你。”

乔纳森给绷带打上最后一个结:“来实验一下吧,说实话我也挺好奇的。”

“好奇心可是会杀人的。”
“如果你不松口,我就打碎你的下巴。”乔纳森微笑着把胳膊送到了迪奥的眼前。

小麦色的皮肤包裹着结实的肌肉,乔纳森收紧拳头,手臂上鼓起饱满的经脉。迪奥舔了舔自己的尖牙,咬了上去。

“好喝吗?”

“一般。”迪奥舔了舔滑出嘴角的血,又一次扑了上去,他已经饿了五个月了。

“呼——”乔纳森调整了呼吸,迪奥清楚地看见金色的光芒环绕着乔纳森的全身,涌入口腔的血液变得绵甜醇厚,让迪奥一秒都不愿意移开嘴。迪奥贪婪地吸着,带着波纹的血液流淌进迪奥的喉管,灼烧着他的肺腑,他感到受伤的胳膊正在复原,甚至他的大脑都叫嚣着想要融化在乔纳森的光芒里。咽不下去的血液沾湿迪奥的下巴,连他的领结都沾满血污,迪奥忘记了乔纳森和他的约定,也忘记了乔纳森的警告,直到乔纳森一头栽倒在他身上。迪奥抬头看了一眼乔纳森,眉头紧锁,嘴唇因为失血开始变得苍白。

“不是说好要打碎我的下巴吗?真是个笨蛋。”迪奥骂着意识有些模糊的乔纳森,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伤口,血流立刻被止住开始凝固结痂。

“不用奇怪。我说过,我要驯养你,所以暂时不会吸干你。”迪奥用拇指擦拭着嘴角,把残余的血送进嘴里。

“哈哈,那我真该谢谢你了。”说完乔纳森就陷入了沉睡。

说着要驯养乔纳森,但被他喂食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才是被驯养的那个,迪奥还是有些不甘心。不过,他为乔纳森止住了血,这也算是尽了主人的义务吧。

“驯养了一个不大机灵的人类,以后会发生什么呢……”看着乔纳森安详睡脸迪奥轻叹道,“JOJO……”


又是英伦三岛一个难得的晴天,乔纳森被阳光唤醒。

吸血鬼已经消失无影无踪,只留下昨天给他包扎用过的夹板和绷带,如果不是手臂上的牙印,乔纳森绝对不会相信自己捡到过一只吸血鬼,还冒险地喂他喝自己的血。

“被晒得灰飞烟灭了吗?”如果昨晚关上窗帘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乔纳森心里竟然有些失落,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为一只吸血鬼哀悼。

收拾了一下吸血鬼唯一的遗留,乔纳森打开衣柜。在他的大衣中间,倒挂着一只金色的蝙蝠,膜翼包裹着身体缩成小小一团,似乎是感到了一丝阳光,毛绒绒的脑袋又往膜翼里缩了缩。

乔纳森揉了揉那个金色的小脑袋:“早上好,迪奥。”


Fin

============================================

PS一句为啥屌爷挨了一记波纹疾走都没死。原作中大乔只练了一星期波纹的时候,连温青这样的尸生人挨了一记伸缩拳都没有被打死,所以这里只是打伤屌爷并不算我的私设啦~~~

谢谢您的阅读。


评论 ( 14 )
热度 ( 89 )

© J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