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拆不逆固执党
【JD】【JC】【AM】
【日常刷墙头】【墙头非常多】

【JD】鹅的“报恩”

CP:乔纳森x迪奥 

原作:JOJO的奇妙冒险 

分级:全年龄

架空:有

设定:因为微博上那只“丑到报警”的丑小鸭脑出来的梗,不做鹅的丑小鸭迪奥。私设如山,不喜慎入。

============================================

迪奥·布兰多是一只天鹅,但他不是普通的天鹅,他狂乱,他暴躁,他的每一滴血都叫嚣着疯狂!

不过,迪奥这么反社会不是没有原因。

当迪奥还在换毛的时候,他非常不幸地赶上了族群的大迁徙,毛都没长齐的迪奥硬着头皮跟着大部队往南飞,毫不意外地体力不支掉队了。

掉队的迪奥找了片河塘,才吃了几口水草就被一只狗扑倒在地,狗嘴“咔嚓”一声卡住了迪奥的脖子。

然而迪奥并没有命丧犬牙,狗拎着他一路狂奔,甩得迪奥整只鹅生无可恋,真想直接不做鹅算了。

狗把迪奥交给主人,摇尾邀功也就罢了,还踹了一脚迪奥的屁股,把迪奥踹到了比狗还讨厌的人类的脚下。

迪奥仰着头冲他“昂昂”叫了两声,只听那个人类“噗”地笑出声。他把迪奥从地上抱起来,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大笑起来。

“童话故事诚不欺我,真的是一只丑小鸭啊!”

丑你大爷!老子是天鹅!

迪奥愤怒地梗起脖子,从小到大还没有一只鹅敢说迪奥丑的!这可不是啄瞎一两个眼睛就可以让他消气的。可惜迪奥还没有成年,脖子不够长,力气也不够大,人类的一双大手把它抱在怀里,迪奥只能啄啄他的胸口以泄心头之恨。

迪奥吃饱喝足之后就拍拍翅膀飞走了,飞往南方过冬比教训一个出言不逊的人类要重要得多。

在南方的日子里,迪奥成年了,褪去雏鸟的灰毛换上了一身雪白。可是迪奥望着湖面上美丽的倒影内心却毫无波动,他始终记得那个叫他丑小鸭的人类。没错,迪奥就是传说中那种睚眦必报的鹅,这个人类必须为他的言辞付出代价。

“我不做鹅了!”

迪奥的复仇开始了。

。。。

“哈哈,中国人真有趣。”

“是啊,狐狸变成美女来报恩,亏他们想得出来,哈哈哈哈哈哈。”

“你别说,还挺浪漫的。”

“我混贫民街的时候救过一只小猫,你说它会不会变成美女来报恩啊?我可单身好久了。”

“噗。它要是公的你接不接受他的报恩啊?”

“呸呸呸!不带这么咒我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乔纳森从一栋名为SPW大厦的楼里走出来,新楼房新公司,好友SPW的事业蒸蒸日上,乔纳森的心情也比平时要愉快许多,被迎面走来的金发青年狠狠地撞了一下,乔纳森也没有放在心上。

“那人怎么回事?走路不长眼睛啊!”SPW停下脚步,有些生气。这可是他新建的大厦,大门还不至于窄到不够三个人同时通过。

“没事没事……嗯?”

几支白色的羽毛不知什么时候粘在乔纳森的风衣外套上。

“那小子偷你东西了?”

“名片夹而已。这些羽毛……”

“你从哪沾来的?我这儿可没建养鸡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谁知道呢。”

。。。

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人的时候,乔纳森小小地惊讶了一下。

一个金发青年,拎着一个老式行李箱,一身雪白的西服套装,像个从婚礼上落跑的新郎,靠在一楼的楼梯栏杆上与达尼面面相觑。

乔纳森拍了拍冲着金发青年呲牙咧嘴的达尼,达尼摇着尾巴躲到了乔纳森身后。

金发青年抬起眼帘,轻蔑地瞥了达尼一眼,径直走向乔纳森。

“我叫迪奥·布兰多,请问能在贵府借宿一晚吗?我是个背包客,好像迷路了。”

这种打扮的背包客?

“我叫乔纳森·乔斯达,借宿是可以,不过我可以看一下您的证件吗?”

“当然。”迪奥从剪裁合身的西装内口袋里掏出了一沓证件,身份证、护照、驾照、保险证、学生证,图书馆借书证……各种证件应有尽有。

“噗。”

“怎么了,证件不够吗?”迪奥的声音低沉稳重,脸上的笑容如同教科书一般礼貌和煦,只可惜眼角的那一丝迟疑和惊慌出卖了他,他现在紧张得要命。

不做鹅之后,迪奥努力学习了人类的规矩,穿着打扮行为举止。可学习和实战还是有差别的,即使做了万全的准备,也难免会出差错。

“够的够的,”乔纳森强忍着笑意,“是我失礼了。”把证件整理成一叠交还给迪奥,“我带你去看看房间,我这里的客房空了挺久的,希望你不要嫌弃。”

“哈哈,怎么会,我感谢乔斯达先生还来不及呢。”

“不客气,叫我JOJO就好。”

迪奥此行的目的毫无疑问是复仇,复仇的结果当然是手刃仇人。可为什么不在撞乔纳森的时候就给他一刀?迪奥才不是这么莽撞的鹅。

人类社会不像鹅群,一言不合就可以战个痛快,有一种叫做法律的东西约束着他们的行为。当街杀人怎么行?被抓到是要坐好久的牢的,坐牢还怎么迁徙?迪奥可是要回南方过冬的!搞不好会被做成烤鹅送上人类的饭桌,身首异处,身体被掏空,取而代之地塞满了各种坚果和香料,那画面想想就不寒而栗。

所以,迪奥制决定谋杀乔纳森再一把火烧了他的房子,来个毁尸灭迹!

住进乔纳森家的步骤已经按计划完成,接下来该准备点柴火了。迪奥环顾四周,地板是大理石的,桌子是汉白玉的,床是钢丝床,柜子是铁柜子……偌大一间的客房竟然没有一块木头!

“这……这房间的摆设……”

“哦,客房常年没有人住,怕家具被虫蛀了,就换成了现在这样。怕冷的话,可以把壁炉生起来。”

“壁炉?”

“虽然已经是春天了,但还是会冷吧。”

。。。

迪奥跟着乔纳森去库房抱了些柴火回来,等乔纳森走了,迪奥脱了外套,挽起袖子,扛起门边的斧子去了屋后的小树林。

“这点柴火!这么大房子!根本不够点啊!嘿呦!斧子真难用!”

铆足了劲儿朝手臂粗的树苗砍去,再铆足了劲儿拔出来,这一砍一拔费了迪奥老大的力气。

这不科学!迪奥本是一只战斗力高达五万的鹅,他现在深深的怀疑自己的战斗力只有0.5。

“迪奥。”

“啊!”

迪奥被吓了一跳,好不容易拔出来的斧子带着身体不由自主地转了个圈,挥过一个人的头顶又砍进了树干里。

“JO、JOJO?”

该死!刚才居然没能削掉他的脑袋!意外才是最完美的谋杀!

“抱歉,吓到你了吧?”

“没有。你没事吧?”

“没事,我躲得快。”

“嗯。”

迪奥的关心只是传说中人类之间的客套,他根本没在听乔纳森的回答,正全神贯注地和陷在树干里的斧子角力。

“……迪奥,迪奥?”

“干嘛?给老子出来,你个该死的斧子!”

“我来帮你吧。”

乔纳森推开迪奥,毫不费力地拔出了斧子,轻松地砍起树来。

“其实给你的房间点上就可以了,不用给整个房子都点的,春天了嘛。”

“啊?”

迪奥一脸懵逼,烧房子和春天有什么关系?

“不过,谢谢你。”

“哦。”

妈的智障。

。。。

迪奥和乔纳森一起抱了一大把柴火回来,虽然还不够点整栋房子,但是烧烧乔纳森的卧室应该够了。

回到乔纳森的大房子,厨房已经开始准备晚餐,管家迎上来问乔纳森晚上想要吃什么,乔纳森看向迪奥,说:“按客人的喜好吧。”

“我吗?我……我可以去厨房看看吗?”

“当然。需要我的陪同吗?”

“不不,不用。”

厨房?这种地方不用来下毒简直浪费!

迪奥跟着管家来到厨房,礼貌地谢绝管家的陪同,小心翼翼地推开厨房的门,确定里头没人才摸进去。

这是迪奥第一次进厨房。在他的认知里,厨房是人类准备食物的地方,这里有灶台,锅碗瓢盆,当然还有刀,修长的手指轻轻点着刀背从刀柄划到刀尖,迪奥环顾着这间有些拥挤的厨房,寻思着在哪里下毒可以准确无误的杀死乔纳森而不会药到自己,全然忘了厨房除了烹饪工具还会有一种东西——食材。

身首异处,身体被掏空,取而代之地塞满了各种坚果和香料……

具象化的噩梦……

“呕……”

迪奥一个没忍住直接在厨房吐了。

“诶,你是谁?!在厨房里干什么?!来人了啊!有小偷!”

在厨娘的尖叫声中,迪奥差点变回天鹅跑路,好在乔纳森及时赶来替迪奥解了围。

“……”

乔纳森给迪奥倒了一杯温水。

“医生说你受了惊吓,刚才发生了什么?”

喝惯了凉水的迪奥只喝了一口就被烫得皱起了眉头。

“我是素食主义者。”对,就是这个词,“我不吃肉,尤其是禽类,闻到味道就恶心。”

最后那个“恶心”,迪奥说得咬牙切齿,他还没动手杀人,这个人了就已经想把他当盘中餐了,啊啊啊人类真是太可恶了!

“哦……抱歉!”

乔纳森恍然大悟,赶紧叫来管家:“今天的晚餐请不要放肉,蛋也不要放,这位布兰多先生是素食主义者。啊,对了,SPW先生前几天送的那只鹅,你带回家和孩子们一起吃吧。”

。。。

厨娘一定是故意的,迪奥的晚餐咸得他根本没法下口。第一次杀人没有经验不说,还吃不饱,迪奥简直要气到爆炸了。在客房里冷静了许久,迪奥觉得心情平复了不少,而且时机差不多了。

晚餐时迪奥套过乔纳森的话,乔纳森告诉他,管家和厨娘都不住在这栋房子里,晚上9点以后会回各自的家里睡觉,现在已经是晚上10点多,也就是说这栋大房子里只有迪奥和乔纳森。

是时候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

迪奥蹑手蹑脚地摸到乔纳森卧室外,从厨房偷来的匕首被迪奥小心地藏在衣服口袋里。

轻轻敲了敲门,没有反应,乔纳森应该已经睡着了。迪奥掏出一根铁丝,他从很多书里看到过这种方法,用一根铁丝,折一折拗一拗,插入锁眼就可以打开被锁住的门。可是迪奥捅了半天,门也没开。

算了,用撞的!吵醒乔纳森又怎样?直接打死!迪奥可是战斗力五万的鹅!

迪奥后退了几部,猛地往前一撞——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直接把他撞翻在地。

是啊,就是这种战斗力!

迪奥撑着那人的胸口坐起来,发现本该熟睡的乔纳森正躺在地板上捂着嘴笑得停不下来。

这个人类之前说他丑,现在又笑他蠢,愤怒瞬间烧毁了迪奥的理智,不管三七二十一,冲着乔纳森笑弯的眼角狠狠啄去。

“!!!”

乔纳森楞住了,扶住迪奥的肩膀坐起来。迪奥满脸通红,他忘了人类的嘴和天鹅的喙根本不是一个战斗级别的。

“你不用这样的,迪奥。”湛蓝的双眼直直地望着迪奥琥珀色的眼睛,“要不是之前听说过狐狸报恩的故事,我也不敢相信,但是真的不用。”

狐狸?这人在说什么?迪奥谨慎地眯起了眼睛。

乔纳森以为迪奥被戳穿了小心思不好意思,伸手拍了拍迪奥的脑袋,说:“我不需要你的报恩,当时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过,如果你非要报恩的话,我们可以先做朋友。”

“???”

“说实话,我挺喜欢你的,小天鹅。”

乔纳森话音刚落,迪奥就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

“你、叫、我、什、么?!”

“小、小天鹅?”

迪奥胸口大幅度起伏着,心脏像是要跳出胸口一样剧烈跳动着。这个人类……这个人类不是普通人!他竟然看穿了本迪奥的伪装!

“你没事吧,迪奥?”

“呲啦”迪奥撕了自己的衣服。

“你……”

迪奥恶狠狠地瞪了乔纳森一眼,把破衣服摔在乔纳森脸上。乔纳森把衣服从脸上拿下来,迪奥已经站上窗台。

“你给我等着!”

纵身一跃。

乔纳森望着黑暗中越飞越远白天鹅,茫然地站起身来,一把匕首从迪奥的衣服里掉出来。

“他不是来报恩的?”

乔纳森拿着匕首,心里写满了问号。

。。。

几个月后,泰晤士河边出现了一只白天鹅,它狂乱,它暴躁,它的每一滴血都叫嚣着疯狂!

它掀翻过伦敦小伙儿和意大利恋人约会的小船,它叼走过海洋生物学家的帽子,它啄乱过日本高中生的飞机头……整个伦敦都笼罩在这只天鹅的恐怖之中。

直到有一天,一位利物浦的乡绅说,他愿意为这只天鹅提供住所和食物,伴它一生。

天鹅有没有接受乡绅的好意?不得而知。只是从那以后,人们再也没有见过这只天鹅。

FIN

============================================

番外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认出我的?”

乔纳森想说,你穿成那样是个人都会觉得不对劲啊,可考虑到迪奥要命的自尊心,乔纳森说,“是你砍树的时候。”

“砍树?好吧,我确实不大会用斧子。”

“噗,你那时候不是砍得很用力嘛,震得你整个人都在晃,一直在往外掉白毛。”

“……………………”

“生气了?”

“闭嘴吧,JOJO……”

迪奥抬起头愤愤地在乔纳森的脸颊上“啄”了一口。

FIN

评论 ( 26 )
热度 ( 130 )

© J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