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拆不逆固执党
【JD】【JC】【AM】
【日常刷墙头】【墙头非常多】

【乔西】Liar Masks

CP:乔瑟夫x西撒

原作:JOJO的奇妙冒险

分级:NC-17

架空:有

设定:乔瑟夫和西撒都是职业杀手,炮友关系。逻辑喂狗,bug很多。

【血腥暴力描写出没】【枪支play出没】【不能接受的请务必慎入】

给 @砂城 的点梗【我终于写完了(ㄒoㄒ) 

番外点我

=================================

玻璃碴剐过皮肉发出刺耳的“嘎啦”声,血花应声飞溅在钢筋铁丝围做成的护栏上,嵌着马赛克玻璃碴的拳套滴着血,一如对手那张和血肉糊在一起辨不出形状的面具。口哨声尖叫声咒骂声从拳场的一头传到另一头,悬于拳场中央的聚光灯随着音浪转动,扫过一张张张牙舞爪却带着冷漠面具的脸。

拳台一侧吧台的角落靠着一个金发男人,他穿着一身考究的西装三件套,戴着一张黑色的皮质半截面具,正品着一杯味道有些微妙的马提尼,在黑暗的掩护下默默注视着拳台另一侧一群戴着石质鬼面具的男人。即使整个地下拳场都在为一场有如剐刑的拳击赛疯狂,他的目光始终只投射在这一个方向,直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他的视线,穿过人群径直向他走来。

金发男人轻声骂了一句,他显然认得这个高个子,甚至有些过分熟悉。

“这么赤裸裸地盯着我的猎物会让我很为难的,西撒酱。”

高个男人双手撑着吧台,把金发男人圈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

被称作西撒的金发男人任他圈着,不紧不慢地抿了一口那杯难喝的马提尼:“去见上帝之前,他可不一定是‘你的’猎物,JOJO。”

JOJO穿着一身方便匿于黑暗的深色风衣,却戴着一张扎眼的纯白面具,面具上翘的嘴角和他愉快的声音,透着一股不合时宜的笑意。

“真遗憾,我还以为你看上他了。”JOJO突然压低声音,“原来你也是来要他的命的。”

“如果你把枪收起来,我们或许可以谈谈。”

“好啊,如果你把你的小匕首送我。”

JOJO的枪顶在西撒的腰间,而西撒的匕首却抵在JOJO的颈动脉上,两张戴着面具的脸几乎贴在了一起。

“被刀抵着脖子还敢跟人谈条件,你是不是太天真了点?”

“那要看我有没有天真的资本了。”JOJO的义肢,一只杀人像切菜一样的机械手,趁西撒和他讨价还价的时候扶上了西撒的后背,贴在后心,“你觉得够本吗,西撒酱?”

西撒冷哼一声收回匕首,一把拍在吧台上,JOJO轻声笑着把它收到短靴里。

“这单生意归我,你要么看着,要么和我合作。”

懒得和JOJO继续周旋,西撒直截了当摆明了自己的态度,谁知道JOJO这个老狐狸还会给他挖什么陷阱。

“你总得给我些好处吧,我可不是什么传统的英国绅士。”

“你要是让单给我……”西撒突然贴近JOJO,手掌附在JOJO的胸口,一手握住了正在他的腰上乱摸的手放到自己的屁股上,富有生命力的手马上心领神会地放肆开摸。

“这个周末……嘿,轻点!……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JOJO的手在西撒的屁股和大腿上摸了半天,才开口说:“真是个诱人的好处,我差点就答应了!”

“差点?”

西撒把那只手从自己身上扒下来。

“是这样,西撒酱,我也很想和你……你看,我们都已经快一个月没见面了。但是,我最近穷得要命,开房的钱都没有,所以这笔佣金我要定了。”

穷?!西撒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看这人穿的啥?就算地下拳场黑灯瞎火,他也认得出来,JOJO的风衣是量身定作的手工制衣,否则怎么能衬得他如此人模狗样衣冠禽兽。

“等我干完这票,带你去开个总统套房,怎么样?”

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撒了一个多蹩脚的谎,JOJO还在畅想着怎么把总统套房装点成蜜月套房,玫瑰红酒泡泡浴,皮鞭蜡烛小手铐……

“开个屁!果然除了床上的花样,跟你没什么好谈的。这单归我,有种来抢!”

西撒一口喝干手中的马丁尼,转身就走。

JOJO望着西撒的背影,惨白的面具上绽着愉悦的笑容在幽暗的环境下鬼气森森。

 

“啪!”

西撒受过训练的耳朵在嘈杂的人声中捕捉到了这一轻微的爆炸声,正中的聚光灯应声熄灭,黑暗中的人群爆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和咒骂。安全出口的门被一脚踹开:“不许动,警察!”可惜人们还没听清警察在喊什么,一声更加巨大的爆炸声在拳台顶部响起。靠近拳台的人被热呼呼的液体糊了一脸。黏腻的触感,令人毛骨悚然的铁锈味……

死一般的寂静只持续了数秒——

“杀人了!!!”

几百人相互推搡,争先恐后地想要离开这个地下拳场,闯入的警察试图控制场面,高音喇叭不停地喊话却没有足够的照明工具安抚陷入黑暗的人群, 被推倒在地的人还来不及呼救就被纷涌而来的脚步送去了另一个世界,勉强站住的人被拥挤的人群架空憋出了最后一口空气,“安全出口”的绿色灯光像地狱阴森森的鬼灯,照着一个又一个扑向它的人类踏上最后的不归路。

西撒打开嵌在面具里的夜视镜,避开人群闪到了一边。拳台中心的两坨烂肉,纵使西撒是职业的也看得有些反胃。

贴着墙,西撒摸到了后台的入口,拳手总是从这里入场,被打得皮开肉绽生死不明再从这里被抬下去。入口通常由两扇左右开的电子门组成,断电之后它的防盗系统就彻底瘫痪,在嘈杂声的掩护下,西撒朝电子锁开了一枪,稍稍使力将电子门推开一条足够自己进入的缝隙,闪进了后台。

说是后台,其实是一条长长的巷道,地上还铺设着当初采矿时留下的轨道痕迹[注1],稍不注意就会被绊倒。

“FUCK!”

巷道深处果然传来了骂声。

“老子要是赢了比赛,第一件事就是买一吨水泥把这里浇平!”

“哼,你还是先有命活着出去吧。”

“妈的,条子怎么会来的?我们这里不是有人罩着吗?”

“谁知道。”

说话的人渐行渐远,说话声也慢慢压低。不同于门外的嘈杂,巷道里安静得连呼吸声都细微可闻。西撒从怀里掏出一个石鬼面戴在皮质面具外头,这是之前从一个和他身材相仿的金发鬼面人脸上摘下来的。

小跑了一段距离,西撒跟上了前面的人群,走在人群最后的男人戴着一张白底的微笑面具,脸上纵横交错地画着几道紫色的荆棘,就像一个原本斯文礼貌的人被硬刻了几道刀疤平白惹上了一身匪气。西撒暗暗跟着这个戴着荆棘面具的人,他穿着一身紧身的背心,把他后背的肌肉箍得条理分明,过短的下摆露出了一段劲瘦的腰胯,连结着他结实的下肢和强壮的上身,就算不看脸,西撒也认得他是谁。

突然,JOJO回头看了西撒一眼,西撒楞了一下,握紧了藏在衣摆下的枪。

JOJO拍了拍身边的戴面具的大个子,示意他西撒的存在。大个子回头,一张鱼脸,嘴的位置开了一个口子,嵌满了长短不一的骨刺,如果额头悬个灯笼,跟深海里的灯笼鱼倒是有九分相像。西撒全身的细胞都高度警戒,可大个子只是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便侧了个身,让出了一条路。西撒摇头拒绝。JOJO看了他几秒,默默地跟上人群。

这群人由十几个石鬼面打着矿灯在前面开路,身后跟随着三个身材高大体型魁梧的男人,他们无疑是拳场厮杀表演的演员。三位拳手的脸上都戴着面具,款式各不相同,却无一例外的面目狰狞,和他们的面具比起来,石鬼面简直可以算得上清秀。

往前走了几百米,来到一块相对空旷却不宜通行的区域,钢铁搭就的支架涂着白色的油漆,支撑着巷道的四周,地面终于不再轨道纵横而是像横梯一般走几步就有一块凹陷。

“喂,隐士,你之前来过这里吗?”

“来过,我每天的必经之路。”

如果不是太熟悉这个人的身体,西撒几乎不敢相信这人竟然会是JOJO,他的声音嘶哑刺耳,像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一样死气沉沉。[注2]

“这他妈是通向什么鬼地方?”

“废矿井。600多米深,只要扔下去,呵呵呵呵呵,连骨头都能碎成渣渣。”

“哼,倒是便宜你了,领着葬仪师的工资,干着搬运工的活。凭什么你这种身板不用上去挨揍?”

“别这么说,改天我为你服务一次,你就知道我值这个价了。”

“滚!老子还想再活几年!”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你笑什么?!你……”

两根机械手指从后颈戳入直插咽喉,将脖子生生洞穿。

“我在笑,你竟然还想多活几年?”

JOJO慢慢抽出手指,在大个子戴面具的脸上擦了擦,伸手揽住大个子快倒下的身体。

“呵呵呵呵老兄你又摔了。”

勾肩搭背似的拖着尸体前进,走在前面的人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又看了看走在最后的西撒,木然地回过头,继续注意脚下突如其来的凹陷。

待人群都回过头去,JOJO把尸体随手一扔,差点砸在西撒身上,西撒本能地伸手扶了一把倒下的尸体把它小心放倒。看着JOJO扬长而去的背影,西撒仿佛猜到了JOJO在打什么主意。

 

杀戒已开,血腥味的弥散只是时间的问题。

“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能有什么味道?地下空气稀薄,你省着点闻!”

“腥味,有血腥味!”

“救命!!!!”

一个戴着荆棘面具的人一边嘶哑地喊着救命一边狂奔着冲向人群。

领头的石鬼面提灯往他身后照去,只见一个手上沾着血污戴着石鬼面的男人。

“他要杀我们!”

JOJO拼命地往人群中挤,挤到拳手和石鬼面中间时又触电似的跳出来,拖着两个拳手远离这群鬼面人。

“我们注射的是一种名为红石的兴奋剂,他们拿我们试药,现在条子找上门来了,他们要杀我们灭口!他们……”

“你胡说什么?!”

领头的石鬼面喝断JOJO的胡言乱语,但两个拳手显然选择相信了JOJO的说辞,三人背靠背站在一起,虎视眈眈地瞪着前面的鬼面人,忌惮着身后被无缘无故被安上杀人罪名的西撒。

“老兄,你觉得我们联手杀出去有多少胜算?”

JOJO的小声嘀咕在寂静的巷道里丝丝入耳。

“如果他们没有枪的话勉强一试!”

“有枪又怎么样?不过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究。”

两个拳手把关节摁得咔嗒作响,JOJO背对着他们,冲着西撒。

西撒在心中冷笑,既然已经摊上杀人的罪名,不如就坐实它,掏出手枪瞄准了JOJO的脑袋。

JOJO立刻举起双手,手指做着各种手势,表示他愿意把裤衩脱下来当白旗。

西撒轻笑出声,开枪打中了支撑巷道的支架。

“妈的,竟然敢开枪!”

枪声就像一管鸡血,一针打在了拳手的肾上腺上,两人捏起砂钵大的拳头朝眼前石鬼面的脑袋上呼去。靠后的几个石鬼面直接被拳头打得蒙圈,三个人像摩西分红海似的杀出了一条路。

“接下来往哪走?!”

“隐士你来带路!”

JOJO在前头一路狂奔,两个拳手跟在后面摸着黑一路跌跌撞撞,好不容易追上JOJO,却发现他停在一个火山口一般的地下洞口。

“你他妈怎么带的路?!”

戴着蛇缠骷髅面具的拳手一把掐住JOJO的脖子,另一个则沿着洞口试图寻找什么机关暗道。

“呵呵呵呵呵呵……”被掐住的喉管发出嘶哑的笑声,好像声带是在砂纸上摩擦。

“妈的!你到底知不知道怎么出去?!!”

“呵呵呵呵世界上竟然有你这样的笨蛋叫个扛死人的带路。”

“我杀了你!”

掐在脖子上的手还没来得及收紧就失去了力气,蛇骷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心脏不知何时从胸腔跑到了后背,暴露在空气里,躺在一只冰冷的机械手中。

 

行动很顺利,JOJO非常满意,一切照他的计划按部就班地进行,收拾掉最后一个拳手就是收网的时候,这个600米深的矿井就是他为这群人选的墓地。

不知自己已经被死神盯上的拳手还在寻找出路,很快他发现了一个拉杆,正当他想拉动它时,死神赶到了身后。

“咔!”

骨头被扭断的声音。

脖子传来一阵剧痛,拳手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没死,死神骂了一句脏话,他才听到巷道深处传来的枪声和惨叫,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甩进矿井里。

“西撒……”

计划中唯一的变数。

JOJO压着心中的一股怒气,捏着拳头往回走,迎面就撞上了两个石鬼面,JOJO随手卸下一个人手里的枪打死了另一个,顺手扭断了枪主人的脖子。

摆平两个碍事的,JOJO终于看到了那个让他怒火中烧的人,浑身血污却没有受伤的迹象,石鬼面不知去处,脸上还覆着一层黑色皮质面具。

JOJO讨厌那张黑色面具,它盖住了他所钟爱的浅紫色胎记,它们总会被情欲沾染,晕成迷人的绯红。

西撒挥着匕首捅穿最后一个石鬼面的眼眶,敏感的神经早就意识到有外人的介入,借着拔刀的力气转身朝JOJO方向开了一枪,子弹擦着JOJO的耳廓打进了钢铁支架。

“艹!你搞什么!”JOJO揉着耳朵骂骂咧咧地走近西撒。

“子弹不长眼。”西撒慢悠悠地说,枪口始终指着JOJO。

“我赢了,这单生意是我的。”

JOJO扫了一眼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一群走路都会崴脚的科学怪人也值得你骄傲?如果不是我把那三个拳手解决掉你有那么轻松?”

“我们这行算的是人头数,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其中有4个人头是我的,西撒,我可不打算白送给你。”

“按照行规,任务结束的时候,杀了你就好。”

西撒抬了抬手,瞄准了JOJO的眉心,JOJO无奈地举起了双手。

“不问问我的临终遗言吗?”

“没兴趣。”

“我喜……”

“救命——!呜呜呜……救命——!”

矿井的方向传来绝望的呼救声。

“你的这单生意真是好事多磨啊,西撒酱。”

“哼!”

西撒放下枪径直走向矿井。

 

矿井又黑又深根本看不见拳手的踪影,哭叫声在井壁上多次反射辨不清方位,西撒朝着洞口开了几枪只惹得拳手的哭叫声更加凄厉。

“你真是恶趣味!”

西撒感到JOJO满满的恶意,比起那些死得干脆利落的石鬼面,这个人将在恐惧和绝望中漫长地死去。

“咔啦!”

拉杆拉动的声音,陈旧的齿轮拉动着生锈的钢筋开始运转,井内响亮的哭声变成了侥幸的呜咽,西撒看见一个煤筐缓缓升起。

“你一定是误会我了,西撒酱,这个陷阱原本是为那群石鬼面量身定做的,为此我可是在这里磨了一个月的钢筋啊。”

只见JOJO捡起一块石子砸中钢筋上的一个位置,煤筐剧烈地晃动了两下,在拳手最后的尖叫声中自由落体。

“Glückauf!”[注3]

JOJO笑着念着矿工的祝福语抬手打落西撒刚举起的枪。

枪被打落,西撒立刻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JOJO躲过一记攻击,拽着他的胳膊背到身后。JOJO用脚踢西撒的膝盖内侧想要就此放倒他,西撒却反手抓住了JOJO的腰带,把他从头顶摔了出去。

JOJO被摔得不轻半天都没能从地上爬起来,只能翻身仰面躺在地上,低声骂着脏话。

西撒拖着被踢得酸麻的腿走到JOJO身边,抬腿朝他肚子踩去,JOJO抓住西撒的脚腕把他拉倒在自己身上,一把抱住西撒。

“嗷!疼死了疼死了!不打了西撒酱!”

西撒挣开JOJO的手臂坐了起来,匕首径直抵上JOJO的下巴,JOJO的双手却条件反射似的搭上了他的两胯。

“你!”

JOJO赶紧松开手,第三次举过头顶,表示投降。

“别生气啊,西撒酱。我的直升飞机一个半小时之后才到,这段时间里我们可以再商量商量。”

“我不觉得我有和你商量的必要。”

“那就……可怜可怜我?看在我们的交情的份上。你之前提的好处真的很诱人,如果……那可真是感激不尽。”

西撒精致的薄唇抿成一条线,虽然看不清,JOJO也知道他翡翠绿的眼睛写满了纠结。

“真不懂你为什么要做这行。”

西撒放下匕首,咬上JOJO的脖颈。

 

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

 

“市郊的废弃矿场昨日被警方查封。据知情人士举报,不法分子利用该废弃矿场,以地下黑拳场为幌子吸引资金进行非法的兴奋剂开发和人体实验……”

西撒从没觉得新闻女主播的声音有那么聒噪,他浑身上下都很疲惫只想再睡上一会儿。

“该拳场经营者和人体试验品的尸体在废弃矿井中被发现,据警方的初步推断是死于内部斗殴。有消息称拳场经营者与SPW财团有着密切的关系,SPW财团发言人对此消息予以否认……”

SPW……财团……

JOJO?!

西撒“嚯”地坐起来。

“发言人称,拳场的经营者之一鲁埃塔教授曾受雇于SPW财团的科研部门,但此人在两年前就已经与SPW财团解约。财团发言人表示,将对谣言散布者追究法律责任。”

脱臼的手腕已经被接回去缠上了厚厚的纱布,有些日子不能好好活动。西撒记得自己被扛上直升飞机之后就昏睡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完全没有印象。身上除了一条被单再无他物,环视四周,JOJO这个混蛋连一条内裤都没给他留下。

枕边放着JOJO戴过的那张丑陋的面具,西撒强忍着把它一拳砸碎的冲动拿了起来,发现它底下还有一个计算器似的老式手机。

西撒打开手机,没有联系人,没有短消息,而且它根本没有信号,反倒是面具的内侧写了密密麻麻的一段话。

“你的妹妹们已经脱离德国人的管控,SPW财团会保证她们的安全,合适的时候会安排你们团聚。你的蛀牙里不仅有毒药,还有修特洛海姆装的跟踪器,它被毁了。所以,你自由了。”

“PS:我喜欢你,一见钟情”

“PS的PS:这本是我的遗临终言,没兴趣什么的太伤人了(ㄒoㄒ) ”

“这个手机不能打电话也不能发消息,但是我希望你能留着它。”

“生气的话,可以拿面具出气 ❤”

“啪!”

西撒单手捏碎了这个难看的面具。

 

抢了客房服务小哥的衣服,西撒总算从酒店里出来。

酒店离西撒的住处不远,西撒一边收拾着行李和证件一边骂着JOJO个王八蛋,他不仅知道自己的底细,连住处都已经查得一清二楚。

SPW财团的总部在哪儿?纽约?

西撒数了数手头的现金,足够他买一张去纽约的机票。

 

抵达纽约半年之后,西撒已经懒得再看那个破手机了,他过上了一直向往的普通人的生活,白天打工晚上学习,准备大学的入学考试。

手机屏幕亮起的时候西撒吓了一跳,上面只有一条短信:第五大道广场酒店顶层景观套房,等你。

 

Fin

[注1]矿场撤出之后,采矿所搭设的支架隧道一般会选择保留,贸然拆除可能会引发地层塌陷和地下水渗漏等问题。

[注2]这不是老二技能,却是他的CV杉田智和先生的技能。ASB时“你的下一句话是——”杉田智和模仿秀太精彩23333333

[注3]鲁尔区矿工专用用语,意为好运、平安。

[注4]格洛克26,采用工程塑料做的袖珍手枪,轻,方便携带,而且容弹量大。

[注5]这里写到这款枪没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它的枪管比较长_(:зゝ∠)_

[注6]原作中,西撒和纳粹短暂地合作过。

评论 ( 15 )
热度 ( 78 )

© J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