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拆不逆固执党
【JD】【JC】【AM】
【日常刷墙头】【墙头非常多】

【AM】How to make friend with your dragon

CP:Arthur x Merlin

原作:Merlin (TV)

分级:全年龄

架空:有

设定:梅林是一条混血龙,会有没牙牙和小嗝嗝的乱入。

【有点崩坏,慎入。】

 @没牙牙的口水 景酱,好久以前跟你提过的脑洞,我终于码出来了,求不嫌弃( >﹏<。)

============================================

梅林是一条混血龙,爸爸是龙,而妈妈是人类。人龙二族经过数百年的纠缠大多互相排斥,不过,无论什么年代总会有些不走寻常路的,比如梅林的父母,他们相知相爱孕育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梅林。

在梅林还小的时候,他的龙族父亲就去世了。离世前父亲用最后的魔法帮助梅林保持了人形,可是随着梅林自身魔法的觉醒,他越来越难控制自己的形态,他的母亲胡妮斯只能把他藏进山洞里,晚上才能过来陪他。

一天,梅林驮着母亲飞过一个王国的上空,灯火辉煌城堡上竖着一面面猎猎招展的红旗,每一面旗帜上都绣着一条双翼怒张的金龙。

“妈妈,这里是龙族的领地?”梅林好奇地问。

“是人类的。”胡妮斯望着城堡说,“只有人类的双手才能建造出如此精致的宫殿。”

“真希望我也可以这么厉害。”梅林看了看自己的爪子,好好练习魔法控制形态,就能拥有一双灵巧的手了吧。

不过,梅林有些担忧,“妈妈,人类都很讨厌龙吗?”虽然有记忆以来梅林一直生活在山洞里,但他还是隐隐地查觉到了母亲把他藏在山洞里的用意。

“梅林,我的好孩子,”胡妮斯轻轻拍了拍梅林的脑袋,“并不是所有的人类都讨厌龙, 妈妈很爱你的父亲,也很爱你。”

“那这个国家的人类呢?他们是不是因为喜欢才把龙绣在旗帜上的?”

“这个妈妈也不知道,等梅林长大了,亲自来这里看看,问问这里的国王,好不好?”

“好啊。”

恋恋不舍地盘旋了一会儿,华丽的宫殿,宽阔的广场,精巧的民房,梅林记住了一个名字——卡梅洛特。

终于捱到16岁,梅林已经可以随心控制自己的魔法和形态,经过胡妮斯的考察,梅林终于被准许去外面看看。虽然梅林不说,但是胡妮斯早就猜到梅林想去卡梅洛特。

“带上写封信,孩子。到了卡梅洛特,宫廷医师盖乌斯会关照你的。”

梅林用力拥抱了他的母亲,背起行囊直奔从小魂牵梦萦的国度。


梅林不是个走运的孩子,他走路的时候会被石子绊倒,飞行的时候会被飞鸟撞到,不过再不走运的孩子也会有得到幸运女神眷顾的一天,比如梅林抵达卡梅洛特的时候。才进城就看见张灯结彩的大街和挂得到处都是的金红装饰,这其中当然也有他熟悉的展翼金龙。

梅林,一个货真价实的乡下孩子,从没见过这么热闹的集市,人们载歌载舞地涌向广场。沉浸在节日气氛中的路人告诉他,这是国王亲自主持的庆典,一年一度,临走还塞了一把糖给他。

吃着糖,哼着歌,梅林跟着人群来到了广场。广场比他想象中的要大上好多,边上城堡的阳台连栏杆都雕刻着精美的花纹。

城堡阳台上嵌着彩绘玻璃的门从内部打开,从里头走出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梅林认得他头上戴着的东西,那是王冠,他就是卡梅洛特的国王。

随着国王的出现,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山呼,大家齐声喊着:Long live the king!直到国王举手向人群示意他已经感受到民众对他的爱戴。

“卡梅洛特的子民们,”国王说,“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卡梅洛特圣火节[注]!”

人群中又响起一阵欢呼。

国王从侍从手中接过一个巨大的蛋:“今年的庆典,依旧从龙蛋开始!”

说完,国王把龙蛋往楼下一扔——

“啪!”

梅林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被抽空了……他看着人群向龙蛋坠落的地方涌去,身边的人推搡着他想要与他分享一下他们的喜悦,可他却连上前看一眼龙蛋的力气都没有。

不知被推搡了多久,不知不觉梅林已经被挤出了人群,他抬头看了一眼惦记了这么久的城市,看着他所钟爱的金红装饰和漂亮的金龙,转身离开。


浑浑噩噩地走在出城的路上,连被撞了都没察觉,等到对方道歉才发现是一条龙,啊,不,梅林揉揉眼睛,是一个扮作龙的人类。

这个人类戴着一张难看的龙面具,背上支楞着两个可笑的翅膀,梅林正奇怪他干嘛打扮成这样,一个金发青年来到“龙”的面前,狠狠地捶了一下他的肚子。

“不行啊,连我的拳头都吃不消,怎么受得了我的流星锤啊。”

“放过我吧……”

“好了,打起精神来,今天的练习还没结束呢!”

青年冲梅林点了点头,钳着“龙”的脖子把他拖走。

“放开他!”

“呃……你是在叫我?”青年回头,一脸不可思议地上下打量梅林。

一开口梅林就后悔了,他向母亲保证过不会招惹是非,更是被再三告诫过不可以轻易变成龙形,尤其是在对龙不友好的人类国度。

但是——

“放了他。”

金发青年的嘴角弯了一个标准的讥诮弧度:“你没资格命令我,小乡巴佬,我可是国王的骑士。”

“哦,真是不好意思,打扰骑士先生您玩过家家了。”

青年的嘴角抽动了一下:“过家家?”从腰间取下一把练习用的木剑,随手捡了一根长棍丢给梅林,“那么,你来告诉我什么才算真正的骑士训练?”

梅林双手握住长棍有些不知所措,他只练习过魔法,从没学过怎么打架。

“来啊,”金发青年朝他勾勾手指,“等你求饶的时候我可以考虑考虑让你舒服点晕过去。”

梅林本就窝了一肚子的火,被人挑衅,怒火更是瞬间腾起。不可以变成龙形,那用人类的双手打架总可以吧!梅林举手挥棒,青年轻松躲过梅林的攻击,剑身轻磕长棍,震得梅林的武器差点脱手。堪堪握住长棍,抬眼就看见青年挥剑朝他劈过来,梅林赶紧横棍抵住木剑。陷入两厢僵持不久,梅林很快就感到小臂酸痛不已,忍不住地发抖,他根本不是这个金发青年的对手,要不是他还算得上敏捷,从一开始他就输了。

但是梅林不想输,更不想求饶,于是他微阖上双眼,眼底金光一闪而过。

“咔嚓!”

木棍断了。

金发青年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栽倒下去,梅林咬牙躲过落下来的木剑,弯腰抱住青年的腰,趁着对方没有站稳的空档一鼓作气——

怎么推不动?

梅林抬头,金发青年也正低头看着他,脸上挂着微笑,笑得梅林后背发凉。

“好玩吗?”


“嗷!”

梅林觉得自己的脖子一定是被扭断了。他正趴在一张陌生的小床上,一双更陌生的手正大力揉捏着他的后颈疼得他从昏沉沉的梦中醒来。

“醒了?”

“啊,疼疼疼!!!”

“你应该庆幸自己被送到我这里,不然到了下雨天有你受的。”

“这是哪儿?”

“我家,宫廷御医盖乌斯的家。”

“盖乌斯?!”

梅林“嚯”地坐起来,眼前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眼睛一大一小地看着他,看起来很和善。

“是的,梅林。”

“您认识我妈妈?”

“确切地说,我认识你父亲。”盖乌斯往手心倒了一些精油,继续揉按梅林受伤的脖子,“从没奢望过有一天还能见到他的儿子,很高兴见到你,梅林”

“我也是,盖乌斯,谢谢你救了我。”

“哈哈,我可没救你!是亚瑟把你送过来的。”

“亚瑟?”

“卡梅洛特的王子,国王的儿子,也是他的第一骑士。你居然敢跟他打架,真有你的。”

原来招惹了这么不得了的人物,想起来梅林还有几分后怕。

国王的儿子……

梅林想起被砸碎的龙蛋,难怪他会追打戴着龙假面的人。


吃过晚餐,盖乌斯再三挽留梅林在卡梅洛特玩几天,梅林还是坚持明天启程离开。尽管如此,盖乌斯还是收拾出一间小客房给梅林休息。

梅林睡得并不好,梦中一直有个声音在呼唤他,低沉、沙哑。梅林从梦中惊醒,声音却没有消失。顺着声音寻去,梅林才发现自己已经住进那座常年入梦的城堡,而这座城堡的地下竟住着一条龙,纯血统的龙。

“梅……林……”烟熏火燎过的气息扑面而来,“我已经期盼你很久了,独一无二的人龙之子。”

“你认识我?”

“当然,你的出生,那么得惊世骇俗,厮杀了百年的两个种族居然也能结合,这是整个龙族的笑话。”

像是为了证明这多好笑,龙嘿嘿嘿地笑了起来,几个火星子甚至飘到了梅林脚边。

“真是谢谢你告诉我这个“好”消息。如果没别的事我想睡觉了。”

梅林没好气地说,他第一次知道自己在龙族也那么尴尬。

“不不不,别生气混血儿,我和其他龙族不同,上了年纪的龙早就厌倦了杀戮,比起和人类杀个痛快,我更喜欢在人类的小金库里安度晚年。哦,看呐那些精巧的金器,只有人类能将它们打造得如此完美。”

梅林顺着龙指的方向望去,差点被金光闪瞎了双眼。他想起自己小时候待过的山洞,尽管是一个简陋的避难所,里头也藏着一小堆金币,梅林突然明白它们是哪里来的。

“您的金库很漂亮,不过我在这方面更多得继承了母亲的特质,对于金子并没有什么执念。”

“我知道我知道,你要是有执念我怎么会让你看?别不耐烦也别生气小混血龙,你的出生和你的到来是命中注定的,你和亚瑟,你们,将给人龙二族带来和平。”

“亚瑟?”梅林不可思议地看着龙。

“你听过没牙仔和小嗝嗝的故事吗?”

梅林摇了摇头。

“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人类和龙还没有完全熟悉对方,一个叫做没牙仔的夜煞驯服了一个名叫小嗝嗝的人类王子,把龙族带进了人类的领域,开启了人龙共存共生的和平时代。你明白了吗,梅林?”

“呃……不明白。”

龙恨铁不成钢地翻了个白眼。

梅林承认自己不算太聪明,但这头龙一定是老糊涂了,一个没头没脑的童话是想表达什么?

“王子!王子,梅林!驯服一个人类的王子能给两族带来和平!”

“……你确定?”

“这是龙族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故事。”

“那你为什么不去驯服亚瑟,你都已经住在他的城堡里了。”

“我太老了,我的魔法无法支撑我保持人形。你的父亲之所以早逝,就是因为他为了保持人类形态过早地耗尽了魔法。而你不一样,你是混血龙,人或者是龙,对你来说只是选择。你可以和他交朋友,发展出不一样的感情,你们……”

“对不起,打断一下。我做不到,我和亚瑟不会成为朋友,在这之前我们已经打过一架了,他差点折断我的脖子。”

“……”

“谢谢你的睡前童话,晚安。”


第二天梅林早早醒来向盖乌斯辞行,背起行囊离开卡梅洛特。

国庆聚会散场后,整个卡梅洛特似乎都沉浸在昨日狂欢的余韵中,梅林一路都没遇到几个人。出了城进入森林,梅林就找了块平坦的石台躺下休息,和地下室的龙道别之后,他并没有放过梅林,“这是你的命运,你无法拒绝……”就这么絮絮叨叨了一夜吵得梅林根本没有睡好。

“HELP!!!”

看在没牙仔的份上能让他好好睡一会儿吗?

野兽的嘶鸣声中夹杂着人类的呼救。

“闭嘴你个笨蛋!你会激怒它的!我来引开它,你往另一边跑!”

耳熟的声音,仔细一听,不是昨天的那个亚瑟吗?!

梅林还在犹豫要不要出手,亚瑟已经朝他的方向跑了过来,跟着他的还有一头狮鹫。

对付狮鹫咒语?梅林的脑内闪过无数条咒语竟没有一条有用的!他平时学的全是帮妈妈干农活打水洗衣服的咒语。

亚瑟还没有发现自己,梅林咬咬牙催动体内的魔法,粗布织成的衣裤被撑破,苍白的皮肤负上了一层黑亮的鳞甲,一声响彻云霄的龙啸,梅林变成了一条巨大的黑龙,金色的眼眸在昏暗的森林中闪闪发光。

“龙……”

亚瑟一脸震惊地看着突然出现的黑龙忘记了奔跑,紧追而来的狮鹫抬爪攻击失神的亚瑟,亚瑟却突然反应过来反手一剑砍断了狮鹫的一只前爪。

发怒的狮鹫疯了一般用翅膀扇动空气,一次次将试图站起来的亚瑟掀翻在地。梅林逆风飞起用身体将狮鹫撞向前方的巨石。


“龙!”

“龙?”

“你是……昨天那个小乡巴佬!”

梅林叹了口气:“我叫梅林,王子殿下。”

“龙呢?”

“什么龙?”

“一条这么长这么大的黑龙。”

“他、他飞走了。”

赶走狮鹫梅林本该飞走的,但亚瑟居然被掀到了他休息的石台上,晕了过去。更要命的是亚瑟把他的行囊压在了身下,梅林死命拽了半天也只拽出一身衣服。

“走了……”

亚瑟的语气说不出的遗憾。

“难道等着你把他抓起来?”

“他又没有袭击卡梅洛特,我抓他干嘛。我只是想向他打听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

“关于一条混血龙,我……”亚瑟看了一眼梅林,“说了你也不知道。”

“你找那条混血龙干嘛?偷它的蛋来做明年的庆典开幕?”

“谁会用龙蛋做那种事情?!龙蛋非常稀少,不锁到金库里也要藏到家族墓地去,拿来砸是脑子有病吗?!”

“呃……你说你们国王……”

亚瑟一脸“你是不是傻”的表情看着梅林:“那是假的,你个乡巴佬!厨师做的庆典甜品,里头装满了各色糖果,被叫做“龙蛋”。”看着梅林恍然大悟的表情,被勾起火气瞬间又降了下去:“我想找到那条混血龙,传说他和我的命运交织,我们……我们能给人龙二族带来和平。”

“……我”

“对了,你怎么在森林里?”亚瑟突然问。

“我……我要离开卡梅洛特。”

“你不是昨天才到吗?我可不记得有说要把你驱逐出境。”

“我、我是来找工作的,但盖乌斯不需要学徒。”梅林赶紧编了个理由。

“嗯,”亚瑟再次好好打量了一下梅林,身上的衣服松垮垮的,不用看都知道瘦的就剩一把骨头,头上沾着树叶,脸上还有不少擦伤。

“你别走了。”

“啊?”

“我雇佣你,你来当我的男仆吧。”

“呃……我能拒绝吗?”男仆?梅林想起昨天那位扮成龙被当街暴打的家伙,盖乌斯说这就是亚瑟男仆的工作。

“嘿,这可是王子的男仆,你有什么不满?”

“我不想挨打……”

“哈哈,你昨天打架的气势呢?放心,男仆的工作多种多样,保证有适合你的。”

亚瑟一把揽过梅林的脖子撑着他站起来,顺手捡起硌得他后背疼的行囊。

“但……”

“好了,这是王子的命令,你没有资格拒绝。现在我们回卡梅洛特。”拿着梅林的小行囊抬腿就走。

“我的包裹!”

“走了!”

“为什么一定要我做你的男仆?”

“不知道,你身上有种让我说不清的感觉。”

“你是不是摔傻了?”

“闭嘴,梅林,再多说一句就罚你打扫马厩。”


“于是你做了亚瑟的仆人?”

地下室的龙笑得火星四溅,见牙不见眼。

“既然已经这样了,要怎么才能驯服人类的王子?”

梅林虚心地问。

“我不知道。这该由你和亚瑟慢慢摸……索……”

微妙的语气惹得梅林一阵恶寒。

“我该告诉亚瑟真相吗?告诉他,我就是他找的那条混血龙。”

“亚瑟还不知道吗?”龙懒懒地问。

“他没看见我变成龙,也没看见我变回人,应该不知道吧?”

梅林不确定,变回人的他衣服都破了,满脑子都是赶紧穿衣服。

“嗯——亚瑟来找过我。”龙说。

“什么,你们认识?!”

“当然,不然你以为是谁告诉他混血龙的?”

“他相信?”

“小时候信,后来又不信了。但是他现在见到了你,不得不信。”

龙俯下脖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下。

“他小时候就认识你?!”

“是啊,他最喜欢听没牙仔和小嗝嗝的故事。”

“他找你说了什么?”

“他问我,该怎么和混血龙交朋友。”


Fin


[注]类似五朔节的节日。考虑到五朔节是传统的凯尔特节日,跟火有关,所以随便瞎掰了一个_(:зゝ∠)_



评论 ( 4 )
热度 ( 43 )

© J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