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拆不逆固执党
【JD】【JC】【AM】
【日常刷墙头】【墙头非常多】

【JD】曼陀罗

CP:乔纳森x迪奥

原作:JOJO的奇妙冒险

分级:NC-17

架空:无

设定:原作时间线的两年前。

曼陀罗花语是“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意”。不过这好像和这篇文没有半毛钱关系_(:зゝ∠)_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值仲秋,大不列颠岛上的湿气却未减去一丝一毫,充沛的雨量使得森林常年湿滑,迪奥的马身形矫健腿蹄轻捷,但奔跑在这条落叶铺成的林荫小道上还是不免有几分踉跄。10月,又是一个雨季,几天前西风卷着大西洋的水汽无情地横扫了这片森林,几片挣扎着不愿落下的黄叶如今也已与马蹄下的泥土融为一体,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在秋风中瑟瑟发抖。迪奥扯开缠在身上的藤蔓,狠狠地咒骂着乔斯达家无聊的传统——狩猎。

这片茂林是乔斯达家的私人财产。所谓贵族,不过是含着金汤匙出生,不用为吃穿发愁,有一大把闲工夫去琢磨该怎么消磨一生的蠢货。身在城市,却又不屑于城市的喧嚣,乔斯达卿每年都会带着乔纳森和迪奥来这片家族林产打发时间。

迪奥今天的运气并不算太糟,从乔纳森手里抢来的马比他想象中要敏捷,没多久,迪奥就追上了一头雄鹿,盘曲分叉的犄角上装饰着枯枝和泥浆,昭显着它在鹿群中的地位。

“鹿中的贵族吗?果然很讨人厌。”

那颗高傲的头颅,即使中枪也未曾低垂。

雄鹿迈开四肢向森林深处跑去,身姿矫捷完全不像中枪的样子。迪奥策马追赶,狩猎的成果也是他和乔纳森一较高低的筹码,他要让那个从小生活在糖罐里的大少爷记住,休想从他迪奥这里赢上一分一厘。

五年前的一场恶斗,让迪奥对乔纳森有了几分忌惮,但粉饰的太平下,他们的竞争从未停止过。他们不是兄弟,甚至连有交情都算不上,像陌生人一样礼貌客气着。

腹部中枪,子弹在雄鹿的身上洞穿了一个狰狞的豁口,垂死挣扎般地狂奔之后,它终于倒在了亡命之途上,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肠子从伤口流出挂在它起伏的肚皮上,鲜血汩汩地流淌,滴落在身下的枯叶上,腥膻味道很快引来了一群嗜血的生物,领头狼一口咬断雄鹿的咽喉,仍在蹬踹的四肢瞬间像断了发条一样瘫软下来。

“砰!”

枪声打断了狼群的瓜分猎物的盛宴,一头狼挣扎了几下栽倒在地上,狼群齐刷刷看向骑在马上的迪奥,凶狠地呲着尖牙。迪奥不以为然,他带了足够的子弹,足矣教训这群胆敢染指他的猎物的畜生。

然而,他的马却没有这份果敢,在狼群的嘶嚎声中,这匹马完全不听迪奥的指令调头狂奔起来。

慌不择路的马穿梭在树林里,在恐惧的支配下,它甚至不记得顺从为何物,为了将试图阻止它逃窜的迪奥颠下来,一口气跑进了灌木丛生的密林。刺柏尖细的叶子划伤了迪奥的脸颊,山毛榉横生的树枝几乎将迪奥从马上掀下来,狼群还在身后追赶,迪奥一刻都不敢松懈。

突然,马身一震,迪奥整个人从马背上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几米开外厚厚的灌木丛上。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迪奥立刻抽出了随身的匕首摆出了战斗姿态。狼群在栽倒的马旁停了下来,用尖牙终结了它的性命,胆小如鼠的马,即便跑得飞快,也逃不出成为狼群的口粮的命运。

迪奥不敢就此放松,他趁着狼群忙着享用马肉,紧握匕首小心翼翼地往旁边的灌木丛里移动,企图躲进这片茂密的屏障。他的枪在逃窜时不知挂上了哪根树杈,现在又失去了脚力,唯一能防身的只有手里这一柄匕首。面对数目如此众多的群狼,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

“咔嗒!”

树枝被踩断的声音。

一头狼猛地回头冲迪奥露出一口带血的长牙,转瞬就朝迪奥扑了过来。迪奥背靠着灌木,挥动匕首干净利落地划开了它的喉管,一脚蹬开仍在挣扎的尸身,砸中另外两头正向他扑来的狼。几声哀嚎立刻将狼群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一头鹿、一匹马本足矣养活它们的族群,但迪奥杀死了它们的同伴。狼群紧紧盯着迪奥,绿森森的眼睛里露着杀戮的凶光,它们没有贸然行动,而是四下散开,这看似无章法的走动却已将迪奥团团围在中间,如不是亲眼所见,迪奥绝不会相信这群畜生竟懂得如此高明的战术。现在只要领头狼一声令下,尖刀般的獠牙便会从四面八方袭来,咬断迪奥的脖子,撕开他的皮肉。

迪奥十七年的人生里从没像现在这般绝望过,他熬过了贫民窟的饥寒和瘟疫,戴着虚伪的假面活了五年,终于获得了乔斯达卿的信任,而现在,一切都要功亏一篑?!如果不是为了取悦乔斯达卿,他怎么会为了一头雄鹿跑进人烟罕至的密林?几年安逸的生活,就像裹着糖衣的毒药,侵蚀着他敢于谋杀亲生父亲的决心。如果更早地向乔斯达卿下手……

“哒哒……哒哒……”

远处依稀传来马蹄撞击地面的声音,迪奥还来不及分辨是不是幻觉,狼群发起了攻击。

“砰!”

扑向迪奥的狼瞬间得到了更强的冲击力,身体不受控制地从迪奥头顶飞过撞向自己的同伴。紧接着,一声马嘶,狼群的包围阵被撕开了一道裂口,迪奥还没来得及看清马的颜色,就被一条结实的手臂揽上了马背,来人把迪奥掩在身下,躲过了一次从高处袭来的攻击。

“迪奥,你没事吧?!”

乔纳森。

“狼血。”

“好,坐稳了。”

说话间,缰绳已经换到了迪奥的手里,乔纳森双腿夹紧马腹,端起猎枪打响了他们反击。乔纳森的枪指向马头的方向,迪奥双手抓着缰绳随时准备从乔纳森杀出的缺口中突围。没有事先的约定,甚至没有眼神的交流,他们理所当然地合作着,就好像他们真的是名义上的那样——兄弟。

狼群还在身后不依不饶地追赶着,缰绳已回到乔纳森的手里,迪奥调整好侧鞍[注1]的骑姿,肩膀靠着乔纳森的胸膛,确定自己不会因为松开缰绳而坠马,他扯开外衣的纽扣,将这身沾满狼血的外套甩给身后的狼群。迪奥再次调整骑姿,跨过马背,背对着前进的方向和乔纳森面对面。乔纳森瞥了他一眼,踩着马镫的脚不动声色地缠住他的小腿把它们扣在马腹上。尽管很不情愿,迪奥还是用下巴抵在乔纳森的肩膀上,端起乔纳森背着的猎枪,“砰!砰!”赏了差点把他逼入绝境的畜生们两颗枪子儿。

不同于夏季的长日,仲秋的傍晚总是来得分外焦急,阴沉的天气让阳光早早地躲入云层,还没到太阳下山的时间,森林已是另一番景象。在昏暗的森林里狂奔了许久,他们早已摸不清方向,乔纳森的马不如迪奥的年轻力壮,一匹老马负担了两个青年的体重,狂奔至此已经口吐白沫体力见底。乔纳森并没有带着很多的子弹,没多久,猎枪也就只是一支废铁。迪奥愤愤地将它从乔纳森的背上扯下来,像打马球一样,驱赶着靠近他们的狼。

“迪奥,你的水性怎么样?”

“总比你强些。”

乔纳森不予置否地轻笑了一声,说:“前面有一条河,碰碰运气吧。”

很可惜,幸运女神并不打算眷顾他们,乔纳森的马在湍急的河流里没行进几步就一脚打滑,两人一马,齐齐跌进了秋日阴冷的河水之中。

河水远比迪奥想象中的要迅猛,一开始他还能感觉到乔纳森紧紧抓着他的手,但很快就被河水冲散。迪奥眯着眼睛,依稀可以看见狼群停在岸边并没有继续涉水追赶他们的意思,而乔纳森则在他的下方不断地下沉,他的手里还死死攥着不知何时从马背上卸下来的背包。

“JOJO你不仅是个笨蛋,还是个守财奴吗?!”迪奥艰难地冒出水面换了一口气,又恨铁不成钢地潜了下去,水中无法开口交流,如果可以,迪奥真想破口大骂,但现在他只能消耗体力去拉扯乔纳森手里的背包。可乔纳森丝毫没有松开背包绑绳的意思,隔着不知是谁吐出来的一长串水泡,迪奥读懂了乔纳森的眼神,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弃这不知为何物的背包。

迪奥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在水里看起来怎么样,就算滑稽得能让乔纳森笑上小半年他也不在乎,他真的快气炸了。极力睁开双眼,恶狠狠地瞪了乔纳森一眼,他一把推开乔纳森和他宝贝的背包,借着这份反作用力冲出了水面。

“和你的‘宝物’一起见鬼去吧!”

迪奥尽量让自己浮在水面上,狼群已经不见了踪影,沿岸的河滩与他的距离并不远,与其继续随波逐流,等待被救或是溺亡的命运,不如现在就赌一把。

用尽全身的力气,迪奥向一侧河滩游去。在河水的打击下,他不能很好的甩臂,但迪奥没有逞强说谎,他的水性确实很好,很快他就借着水流找到最短的路线,成功攀住了一块较大的鹅卵石,借它发力,把自己拉上了岸。

人是生活在陆地上的生物,陆地带来的安全感让迪奥有一种想要放声哭泣的冲动,他趴在河滩上,呕吐着被迫喝下的河水。用湿漉漉的衣袖,抹了一把同样湿漉漉的脸,迪奥闭上眼睛躺倒在这片河滩上,他太累了,如果现在不幸有野兽来袭,他连自卫的力气都挤不出来。

迪奥想起了乔纳森,如果是他,大概还能挣扎上一会儿吧?那教人讨厌,却又教人羡慕的爆发力。但挣扎又如何,最终不还是会成为野兽的口粮?就像那头高傲的雄鹿……迪奥麻痹的大脑反复重播着雄鹿停止挣扎的样子,断了发条的腿,惊恐不甘的眼神,渐渐地,这个眼神和乔纳森的重叠在一起,从乔纳森一贯冷漠疏离的眼神里,迪奥看到了一丝笑意,带着这丝笑意,乔纳森不断地,不断地,下沉……

“哈哈哈……咳……哈哈……”迪奥笑了。

他出手了。

他杀了乔纳森。

“哈哈哈……”

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想要去救乔纳森。

“哗啦!”水声,“咚!”撞击地面的声音,有什么东西从水里爬了上来。

呵呵……这么快就来找我索命了吗?

迪奥猛地睁开双眼,乔纳森正仰面躺在他的不远处,背包的带子缠在他的脖子上,那个视它如珍宝的人被它勒得晕了过去。

“他还活着!等等,如果……如果现在把他推回到河里……”

迪奥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下一秒又瘫软在河滩上,手脚并用才爬到乔纳森的身边。他的手指在颤抖,抚上乔纳森胸口的手能明显地感受到强有力的心跳。

现在是杀死乔纳森的最好时机,不会有人知道他曾经爬上过这个河滩!只要轻轻一推……

“咳!咳咳!!”

迪奥错过了上天赐予的最好的机会。

“迪奥……咳咳……你没事吧? 谢……咳咳……谢谢……”

乔纳森连话都说不连贯,就忙不迭地向迪奥道谢,就好像是迪奥救了他似的。乔纳森不会知道,如果他再晚醒来一秒,他的归宿就是鱼腹。

“不用谢。”

迪奥冷冷地接受了乔纳森的谢意,帮他解开缠在脖子上的带子,把被水浸泡过又沉了好几磅的背包拖离乔纳森的身边。

乔纳森和迪奥一样,呕吐、咳嗽,平日里被教育得一丝不苟的绅士变得如此狼狈,让迪奥想起他们刚见面时,被他欺负得毫无招架之力的乔纳森,那么教人怀念,那个天真的不知世事凶险的小少爷,只消一拳就能打得他像只丧家犬,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变得如此高大强壮又城府深沉。

“你的宝贝背包里装了些什么?”

迪奥背对着乔纳森,听着他难听的咳嗽声,好奇却又故作轻描淡写地询问起来。

“一些必需品……咳……咳咳……野外……咳咳咳……过夜……”

乔纳森尽力满足了迪奥的好奇心。

迪奥皱了皱眉,打开背包。两条轻薄的毛毯,显而易见是取暖用的,但是很遗憾,它们现在已经湿透了,就是这两条毯子,差点要了乔纳森的命。两把带着锯齿,却不锋利的小刀,并不能用来自卫的,充其量只能当做餐刀使用。有餐刀怎么能没有叉子?迪奥看着两把擦得透亮的叉子翻了个白眼。而乔纳森带来的食物,只是两团被水浸透教人完全没有食欲的三明治。

必需品?根本没有一样有用的!

不过这些东西倒是提醒了迪奥,早餐过后他就驱马跑进森林,到现在早就饥肠辘辘了,之前并没有感到寒冷或者饥饿的迪奥,反倒想起了自己的处境,河谷的冷风从他的湿透的衬衣上带走水汽的同时,也卷走了身体的热量,迪奥冷得打起了寒战。

“把湿衣服……呃……脱了吧。”乔纳森已经停止咳嗽了,只是说话还有点断断续续。

迪奥发现乔纳森早已脱去湿重的上衣,只剩了一条长裤穿在身上,结实健硕的上身在瑟瑟西风中不为所动。迪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上身只穿着一件几乎透明的衬衫的他并没有比裸上身的乔纳森好到哪里去,可有可无的衬衫反倒从他的身上汲取了不少热量。

“迪奥,来帮把手拧下毯子,”乔纳森的体力恢复得比迪奥快,起身从背包里取出了毛毯,“暂时擦一下身体,待会儿把火生起来就好了。”


大家好,我是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大型野外真人秀


附近的农户热情地接待了他们,亮明身份之后, 农户让出了他们最好的房间给迪奥和乔纳森休息,忙着差遣自己的儿子去给乔斯达卿报信。

迪奥懒懒地靠在农户的床上,打量着再次陷入沉默的乔纳森,心里用着最刻薄的话语讽刺着眼前这个道貌岸然的青年,“真该让父亲看看昨晚的你,他敦厚善良的乔纳森到底是怎样一头怪物?或许我该写信告诉亲爱的艾莉娜,她娇弱的身躯不知能否承受你这样的兽欲?”,他竟然没有一丝歉意?!

“你打算怎么向父亲解释我身上的伤?我可不指望它们会在回家之前痊愈。”

乔纳森看了他一眼,说:“告诉他,是我做的。”

“哦?那你要怎么解释你的动机,是什么让你对你的义兄弟做出足矣上绞刑架[注3]的好事?”

乔纳森苦笑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小株植物,迪奥屏住了呼吸。

“这是曼陀罗,是一种致幻植物,原产于墨西哥,我在课上学到过它。10月是它的果期,可它的果实却不见了。你见过它吗,迪奥?”

迪奥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摆出一副关切的样子。

“你中毒了?”

“我想是的。但是我不记得自己有采过它的果子,所以我完全不知道它是怎么成为我的晚餐的。你知道吗,迪奥?”

“我怎么会知道?”迪奥不耐烦地反问,“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吧,JOJO?我可没机会认得这种新奇的植物。”

“是啊。”乔纳森轻声附和,握着曼陀罗的手指慢慢收紧,“抱歉,迪奥,为我的怀疑和我的暴行。”

乔纳森起身向迪奥鞠躬道歉。

迪奥看到他起身时的眼神,一如往常,冷漠,疏离。

Fin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注1:侧鞍是贵族女性的骑姿。这里不是为了欺负迪奥才这样设定的。毕竟被一把揽上马,最有可能的姿势,还是侧鞍吧_(:зゝ∠)_

注2:关于曼陀罗中毒后的症状描写全是瞎掰的。不过它真的是剧毒植物且有致幻的作用,据说会让人有暴力倾向,不是很清楚。全株有毒,种子尤甚。

注3:一部所处的维多利亚时代,同性恋是违法的,至于会不会被吊死就不一定了。


【River crab is watching you!】

评论 ( 8 )
热度 ( 67 )

© J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