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拆不逆固执党
【JD】【JC】【AM】
【日常刷墙头】【墙头非常多】

【乔西】西撒今天15岁

CP:乔瑟夫x西撒

原作:JOJO的奇妙冒险

分级:全年龄

架空:有

设定:生存西前提。西撒不小心摔了一跤伤到头部(嗯,就是这么草率),醒来之后只有15岁在贫民街时的记忆。

============================================

大清早被人揉着屁股醒来,一睁眼就对上了一张胡子拉碴陌生男人的脸,西撒的内心是崩溃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西撒一脚把人踹下床,随手抓起手边的台灯朝那人头上砸去。

乔瑟夫睡眼惺忪地从地上爬起来。这不是他第一次被踹下床,大概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但他从没在被踹下床之后又差点被自家台灯砸破脑袋,而砸他的人居然是西撒。

“搞什么啊,西撒酱?大清早我招你惹你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乔瑟夫终于把这个吃枪药的西撒摁回到床上,台灯没能砸中乔瑟夫砸到床头柜光荣牺牲了。西撒喘着粗气一声不吭。

今天起床的方式一定哪里不对。

乔瑟夫和西撒交往已经十年了,自从同居以来,虽然有过许多小吵小闹,但日子过得还是有声有色的,像这样一句话不说把人踹下床,转眼还抄起台灯朝脑门子砸的事怎么想都有点科幻。

“说话啊,西撒?我做梦说错话了?要不我先把你放开?你别冲动,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乔瑟夫小心翼翼地松开西撒手腕,慢慢从西撒身上起来,还没等他完全起身,西撒就反扑过来。乔瑟夫一个侧身躲过了西撒的拳头,正防备着西撒的下一次攻击,谁知西撒脚下一软,才从床上跳下来就差点摔趴下,乔瑟夫一个条件反射伸手扶了一把,西撒回肘一击正中鼻梁,乔瑟夫登时鼻血如注。

照往常的情况,西撒一定会一边心疼一边后悔地过来看看乔瑟夫伤得严重不,天大的矛盾也要先放下,两人坐下来治治伤聊聊天亲亲嘴分分钟就可以和好了。可今天不是,西撒非但没有停手的意思,嘴角甚至挂了一丝得意的冷笑。

乔瑟夫抓破脑袋也想不通自己犯了什么值得西撒这么生气的错,既然不是自己的问题,那只能是西撒的问题了!也不管流着鼻血多狼狈,乔瑟夫抓着西撒的腰把他狠狠摔回床上,膝盖在腰窝处顶了一下,西撒吃不消闷哼了一声,趁着西撒大喘气的空挡,乔瑟夫扯了西撒的睡袍腰带把他捆了个结结实实。

“WTF!”迎着西撒欲杀之而后快的眼神,乔瑟夫骂了一句,抓起床单骂骂咧咧地擦了擦鼻血。简单地波纹呼吸,鼻子上的伤迅速痊愈,乔瑟夫揉揉鼻梁骨,回头跟西撒抱怨,“你还真舍得打,鼻梁骨差点就……西撒?”

原本像只炸毛野猫的西撒正一脸惊恐地盯着他,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被五花大绑的身体缩成一团,唯有牙关还紧紧咬着像是要凭最后的武器——一口白牙和乔瑟夫拼个鱼死网破。

今天的西撒不正常。乔瑟夫果断地得出了结论。

“西撒,你怎么了?”

伸手想要安抚,西撒一脸嫌弃地避开了乔瑟夫的手。

乔瑟夫揉了揉脑袋感到无比的头痛,昨晚西撒还好好的。晚餐像往常一样美味,两人一起窝在沙发上看了一出没啥营养的肥皂剧,之后是一场火辣辣的性爱。乔瑟夫反省了半天也没想起自己做了什么过分的事,西撒不喜欢的play他连一个音节都没提起过。

等等,西撒昨天说他在建筑工地摔过一跤,难道……

“你……知不知道自己是谁?”

“……”

“你知道我是谁吗?”

“……”

“好吧,那你告诉我你觉得这是哪里?”

西撒阴沉着脸不说话。

乔瑟夫眯起眼睛寻思了一会儿:“说个地名就好。”

西撒还是一声不吭。

乔瑟夫只能摊摊手表示“是你逼我的”,一把掀起西撒的的睡袍,分开他的膝盖。

西撒本能地挣扎起来,慌乱的声音远没有表面上那么镇定:“罗马!离我远点你个狗娘养的变态!”

“罗马?呵呵,罗马……可是我们搬到纽约已经快十年了。”

“闭上你的臭嘴!你说的每个字都跟臭水沟里的老鼠屎一样臭!你最好快点杀了我,否则我一定把你剁成一块一块去喂狗!”

一口粗鄙的意大利语,看见使用波纹的乔瑟夫跟看见鬼一样,脾气暴躁,一撩就炸,打架却还是街头小混混那种不要命的打法,不是混迹罗马贫民街的少年西撒还能是谁?!

西撒失忆了!

“但是……你听得懂我说英语?”乔瑟夫用意大利语问西撒。

西撒吃了一惊,他一直用意大利语回答着乔瑟夫英语的发问。紧锁的眉头又紧了几分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情让他既苦恼又烦躁。

“西撒,你听好,”乔瑟夫小心地扶起西撒的肩膀,看着那双惊慌又满眼戾气的绿眼睛,用他最温柔最耐心的声音说,“你失忆了。这里是纽约,你今年30岁,我是你的恋人,我叫乔瑟夫·乔斯达,你通常叫我JOJO,偶尔会叫乔瑟夫。你看那边的柜子,搬家的时候你亲手改造的,上面放着我们的合影,还有你拍的风景照。”

西撒的脸色瞬息万变,从惨白变得殷红又瞬间黑起脸咬牙切齿地说:“这种骗小孩的把戏你还是省省吧!”

“那这个呢?”乔瑟夫把右手伸到西撒眼前,“你的左手上也戴着一个戒指,和我的一模一样。”

西撒摸了摸自己左手的无名指,发现那个戒指已经摘不下来了。

“骗子!”西撒还是不依不饶地骂了一句,语气已经软了不少,与其说是在骂乔瑟夫,不如说是在自欺欺人。

见西撒不像一开始那么激动,乔瑟夫心里也有了几分底气,勾了勾嘴角凑到西撒耳边,故意压低声音说,“还是不愿意相信我吗?不如……我们做一做在这张床上经常发生的事,我保证马上让你坚信,我是你交往了十年的恋人。”不安分的手从敞开的睡袍顺着大腿滑到西撒腰间。

“别碰我!”西撒躲着乔瑟夫的手,重心不稳整个人栽倒在床上,原本就很凌乱的睡袍从肩膀滑到手臂。

乔瑟夫不打算就此放过西撒,变本加厉地在他敏感的腰侧摩挲:“不做十年的老情人也没关系,只要你愿意,我们重新开始,怎么样?”

心理年龄还是个少年的西撒显然经不起乔瑟夫双管齐下的调戏,埋脸在床单里的脸已经红到耳朵尖,在乔瑟夫咬上他耳尖的瞬间,西撒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我信!”

乔瑟夫咧嘴一笑,放开西撒,惋惜地说:“哎呀,可惜……我现在要检查一下你的脑袋,不要乱动,否则……”

轻浮的语气,严肃的神情,西撒闭上眼睛认命地点了点头。

没有外伤。至于内伤,乔瑟夫不敢贸然用波纹检查,大脑太过精密,稍有不慎就会伤上加伤,这个时候最有效的办法是让西撒自己运用波纹,从内部将其化解,但西撒现在的状况最多用波纹治愈一下被绑疼的手腕,这个想法显然不现实。

必须找丽萨丽萨帮忙了。

嘴上说了相信,西撒的心里还在打鼓,乔瑟夫只能靠在浴室的门边,远远地指导西撒如何使用淋浴器和电动牙刷。虽然心情挺郁闷,但眼前的景象还不错,乔瑟夫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点精神补偿。

西撒把自己收拾干净穿上浴袍,迎着乔瑟夫赤裸裸的目光一身戒备地走出浴室。

“接下来干嘛?”

“我带你去见丽萨丽萨,她今天正好在纽约。”乔瑟夫拍了拍西撒的胳膊,顺手夺走了藏在袖子里的刮胡刀,“你记得丽萨丽萨吗?”

西撒努力回忆了一下,“谁?”

“我们的老师,也是我老妈。待会见到她,无论她看起来多少岁,你都要记住她是个60岁的老太婆。”

丽萨丽萨在纽约的住处离乔瑟夫和西撒的家有将近半小时的车程,来到丽萨丽萨的住处,丽萨丽萨的编剧丈夫正赶着出门,大编剧瞟了一眼西撒手腕上捆着的领带,和乔瑟夫交流了几个玩味的眼神,被丽萨丽萨塞了一个公文包,一个goodbye kiss给撵了出去。

再婚的丽萨丽萨显得越发年轻,一身浅色蓝白格子连衣裙配上一条红色的宽腰带,衬得姣好的面容唇红齿白甚是好看。乔瑟夫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位酥胸半露的少妇居然是自己的亲妈。

替天国的亲爹惋惜一秒钟。

西撒的眼睛不知道往哪里放,进门时看了丽萨丽萨一眼,之后就专注观察着地板墙纸茶几花纹。

丽萨丽萨请二人坐下:“JOJO,先给西撒解开。”乔瑟夫的魔术绳结只有他自己能够解开。

“不行。给他系安全带的时候,牙都快被他打掉了。”

“呵,你现在知道西撒有多爱你了吧。”

“不用这样我也知道好嘛。别废话了,现在怎么办?他不记得我,当然也不记得你,他以为自己还在罗马的贫民街。”

丽萨丽萨坐到西撒对面,看着被调侃了几句一脸不悦西撒,问:“西撒,你今年几岁?”

西撒茫然地看了看乔瑟夫,说:“30岁?”

丽萨丽萨失笑:“那你的记忆里自己今年几岁?”

西撒掰着手指数了数年份,说:“15岁。”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刚满16岁不久。我们提前见面了,西撒,很高兴见到你。”

西撒看着丽萨丽萨据说是60岁然而找不出一条皱纹的脸,脸红到了耳朵根。

“咳咳!”乔瑟夫打断了师徒二人的情感交流,怒视自己的亲妈说:“我是来找你帮忙的,你能不能严肃点,老太婆。”

丽萨丽萨赏了儿子一记眼刀,低头喝了一口茶说:“JOJO,你要是想念地狱升柱了我可以帮你回忆一下。”

“呵呵,艾亚莎·芙蕾娜岛早被纳粹炸掉了。”

“你以为我的现任丈夫是在哪里工作的?”

“你居然在那种地方又建了一个?!”

“谁知道会出现在哪部大片里呢?到时候记得好好回味。”

在后爹下岗之前乔瑟夫都不想进电影院了。

虽然乔瑟夫极力反对,丽萨丽萨还是暴力拆解了乔瑟夫那条价值不菲的领带。手指轻轻拂过,把西撒捆得无法动弹的领带瞬间变成了一地碎布。西撒再次受到惊吓,下意识地捏起拳头朝丽萨丽萨丽萨挥过去。丽萨丽萨偏了一下脑袋,便躲过了西撒的攻击。

“JOJO摁住他!”

没等丽萨丽萨说完,乔瑟夫已经把西撒摁在了沙发上。

“叫你别给他解开,就是不听!要是西撒意识到差点打伤你,会恨死自己的!”

“我要引导他体内的波纹,你捆着他让他高度精神紧张要我怎么引导?”

“啊呀,别咬这只手!”乔瑟夫赶紧把左手义手塞进西撒嘴里换下自己娘生肉长的右手,“到底怎么引导,告诉我我来做!”

“用你的波纹带动西撒的,通过共鸣逐步引导西撒的波纹达到治愈脑内创伤的强度。西撒要配合着一起波纹呼吸。记住,要从最微弱的波纹开始。”

“西撒,西撒,你听我说。我不会伤害你,丽萨丽萨也不会,这里不是贫民街,我们也不是人贩子,我们是你的家人。刚才那个闪光是波纹,你也会,对不对?你用它治好过被我捏疼的手腕。”乔瑟夫柔声安抚着西撒,听着他急促的呼吸逐渐平稳,“西撒,我们一起呼吸好吗?跟着我频率,像这样……”

抓着西撒双手的手从指尖开始发光,西撒平静下来的呼吸又一次乱掉,乔瑟夫一边运用波纹一边不断在西撒耳边安抚。闪光从乔瑟夫的指尖推移到西撒的手腕,渐渐笼罩住西撒全身,达到共鸣的瞬间,金色光芒照亮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乔瑟夫逐渐加强自己的波纹,共鸣的波纹微微暗淡了一下又会再次发光。

丽萨丽萨计算着两人的波纹强度:“JOJO,可以减弱你的波纹了。”

乔瑟夫点点头,像加强时那样缓缓减弱自己的波纹,抱着西撒,直到他身上的闪光也逐渐散去。

“西撒?”

西撒推开乔瑟夫从沙发上站起来。

“西撒,你到底想起来没有?”乔瑟夫掰过西撒的脸问。

“干什么JOJO,老师看着呢!”西撒拍开乔瑟夫的手小声说。

“太好了!你想起来了!”乔瑟夫才不管丽萨丽萨有没有看着,在西撒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嘿嘿,先欠着,回家再跟你好好算账!”

“恶作剧闹够了没有?!”西撒推开乔瑟夫,一脸嫌弃地抹了抹自己的脸,“真后悔认识你。”

“啥?!”乔瑟夫瞬间石化。

“西撒!”

“老师。”

“你今年几岁?”

西撒楞了一下:“20岁了。怎么了?”

“……”

“老太婆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从石化中醒来的乔瑟夫开启盛怒模式。

“JOJO你给我放尊重点?!!”西撒用力呼了乔瑟夫一拳。

“大脑是极为精密的器官,痊愈需要时间。”丽萨丽萨淡定地掏出了一支烟,仿佛正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人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

“丽萨丽萨老师,烟拿反了!”

西撒被乔瑟夫强行拖回家两天后恢复了记忆,作为补偿,西撒同意了一系列原本打死也不愿意的play。

乔瑟夫觉得这叫因祸得福,关在小黑屋里积灰的小道具终于派上用场了。

而给自己的人生添了好几笔黑历史的西撒则想说:“求失忆,再也不想记起来!”

FIN

评论 ( 8 )
热度 ( 57 )

© J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