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拆不逆固执党
【JD】【JC】【AM】
【日常刷墙头】【墙头非常多】

【乔西/JD】防火防盗防隔壁院的鸟

CP:乔瑟夫x西撒;乔纳森x迪奥

原作:JOJO的奇妙冒险 

分级:全年龄

架空:有 

设定:野生秃鼻乌鸦乔瑟夫x家养绿金刚鹦鹉西撒,大乔和迪奥是普通人类。迪奥没有不做人,除了嘴臭一点以外都挺好的。

XP酱的点梗

============================================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适合约架的日子,西撒早早地站在了窗前等待对手前来寻衅。

对手没让他等太久,“啪!”一颗石子迎面砸来,若不是有玻璃的阻挡,本该正中西撒的镰刀状的喙。

“啪!”

没等西撒喘口气第二颗石子又已经砸了过来。

西撒在窗的另一边冷笑了一声,飞到自己平时站的棍子衔起食盆又飞回到窗边,悠悠然吃起了早餐,时不时挺挺胸抬抬腿活动一下筋骨舒展一下色彩鲜艳的双翼,鸟儿心情好羽毛也鲜亮得像打了一层蜡。

“帅得天妒鸟怨真是好苦恼啊!”这样想着,西撒又嗑开了一粒瓜子,而石子攻击一刻也没消停过。

迪奥像平时一样出去跑了一圈,还没进门就听见自家窗户被砸得啪啪响,迪奥绕到后院抄起手边的铁锹,“铛铛”两下挡掉了两颗石子,挥舞着铁锹把原本停在邻居家榛子树上的那只乌鸦赶得哇哇大叫满院子乱飞,漆黑的羽毛落了一地。

西撒在屋里正笑得桀桀桀,迪奥一把拍开房门,抓着西撒的翅膀把他拎回到棍子上,“啪嗒”锁上了脚环。

“你犯贱吗?!那货自从到我们家偷东西跟你打过一架之后天天来,你没事在窗户边上站什么?!又想打架了是不是?上次打得嘴都快裂开了你怎么就是不长记性?!你以为你个大就打得过人家啊?!他是野生的!就算你想犯贱也别拖累我好嘛?!天知道他身上有没有禽流感!臭鸟!笨鸟!傻鸟!”迪奥一边骂一边拿手指头弹西撒的鸟喙,弹得西撒在棍子上乱跑。

窗外神不知鬼不觉地停了一只黑得像镀了一层乌金的秃鼻乌鸦,正目不转睛地围观着这场闹剧,如果乌鸦有表情,此刻他已经笑得快趴下了。

“叮咚!”

迪奥暂时放过西撒去开门,来人是迪奥的邻居兼竹马兼炮友乔纳森。

“刚才听见院子里有乌鸦叫,那只鸟又来惹事了吗?”

“还不是你!说什么西撒受过训练不用用锁链拴着,一天没拴住他就跑窗台找那只傻鸟约架!”

“西撒只是想晒晒太阳吧,你看今天天气多好。对吧,西撒?”乔纳森点了点西撒的脑袋又挠了挠西撒的脖子。

“早上好!”西撒果断投桃报李奉上甜甜的问候。

“哼!你家的树把阳光挡得严严实实的哪来的太阳?我看你趁早把榛子树砍了吧!那只乌鸦没事就在那颗树上停着也不知道想干什么。”

“你不是爱吃榛子嘛,砍掉多可惜呀。”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迪奥还是气不过,那只乌鸦八成在树上做窝了,不然他哪来那么多石子,别是筑了个“弹药库”在上面。

“好了好了,你怎么还跟鸟生气了,当初西撒还不是你捡回来的?”

“要不是没人要他我才不养,不知好歹的蠢鸟。”

迪奥的话是气鸟了一点,但西撒还是很感激迪奥把他捡回来的,当时他跟野鸟打架毛都快掉光了,当然没人会要他。

西撒横着踱回到迪奥身边,用脑袋蹭了蹭迪奥的手背。

窗外围观了全过程的乌鸦觉得,这个画面……有、点、瞎!



虽然不够风和日丽,但依然是一个适合约架的日子,迪奥又忘记给西撒上脚环了,西撒再次踏上了自己的阵地——窗台,等着那只黑得跟碳一样的傻鸟过来挑衅。

等了大半天傻鸟都没有出现,西撒只能悻悻地自己吃起了早餐,没有傻鸟围观的早餐味如嚼蜡。等到西撒吃饱喝足,阴云也快散了,云底透出了一丝金光,然而乌鸦还是没有出现。

他该出现的,西撒被锁着不能站到窗前他也会飞过来骚扰一下,就算不扔石子也要在窗台上留一坨鸟屎。西撒不安地往对面的树上望了望。

“你怎么又站到那儿了?!”迪奥一起床就看见西撒站在窗前,“你是看上那只傻鸟了还是怎样?他可不一定是雌的啊,别以为长得难看的鸟都是雌鸟,你们鹦鹉长得好看的也不一定都是雄的,别在那发春了。”

“开窗!”西撒说。

“不开!那傻鸟冲进来怎么办?”

“开窗嘛,主人……”

西撒居然叫自己主人?养了他那么久,破天荒第一次!不过迪奥还是很理智的,他的智商要对得起他考出来的律师证,“情比金坚啊,西撒,你居然会为了那只乌鸦冲我卖萌?说起来,他今天怎么没来扔石子?”窗台还是干净的,看样子是压根没出现。

迪奥看了看西撒,西撒一双扑闪扑闪的眼睛巴巴地望着自己,迪奥在他的眼神中读到了对自由和爱情的渴望,一个鬼使神差,迪奥打开了窗。

西撒箭一般地飞了出去直奔榛子树顶的乌鸦巢。

“果然不在!”

西撒在鸦巢附近上蹿下跳了一会儿,四下张望了一下,只见树冠的另一边,一片黑压压的鸦群正在群斗,战斗的中心是比周围的乌鸦都要大上一圈,黑得油光发亮,每天不来骚扰自己一遍就不舒服的那只傻蛋乌鸦!

想都没想,西撒就朝着那群乌鸦冲了过去。

被群鸦包围的秃鼻乌鸦被啄抓得不耐烦,“不就是抢了你们一盒图钉,不知道你们在怒个啥,连破烂都要!”

“揍他!他居然说亮闪闪的东西是破烂!”

眼见着这群捡破烂的要发狂,秃鼻乌鸦也不是恋战的鸟,这个时候就该靠自己的翅膀!

“不奉陪了!”一个扇翅“嗖”地直飞上天。

还没飞多高,迎面就撞上了西撒,乌鸦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腹背受敌!赶紧调整飞行姿势晃过了西撒。

穷追不舍的群鸦还在惊讶比自己大上一圈的同类居然有如此灵活飞行技巧,抬头就看见一只身形健硕的金刚鹦鹉从天而降……

几只刚学会飞小乌鸦的直接和西撒撞了个满怀,大乌鸦们忙不迭地俯冲去捞自己被撞晕的孩子,阵型一下子就被冲散了。

西撒,金刚鹦鹉,身长86cm,被一只乌鸦撞一下,根本不是个事儿,然而撞上他的是一群……西撒一口气没上来翅膀一收当即晕了过去。



西撒醒来时已经回到了家里,迪奥翻着他的翅膀给他上药。

“诶呦!”

“你也知道疼?打架的时候怎么就不疼了?幸好那只乌鸦给你当了垫背,否则你就见你们的鸟上帝去了。”

“他死了吗……”西撒心里一阵难过,“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是去帮他的……”不由地闭上眼睛浑身的羽毛都蔫儿了。

“他在宠物医院,JOJO在照看他,本来就是他院子里的鸟。”

“活着?”西撒惊喜地问。

“翅膀折了,要养上一段时间。JOJO给他起了名字叫乔瑟夫,不过他毕竟是野生的,等他伤好了还是要放归自然的。顺便,他是雄的,你死心吧。”

“哼,我早知道了!你跟乔纳森不也都是雄的,好意思来教训我?”西撒不动声色地斜了迪奥一眼。

“主人,你早该出柜了。”
考虑到自己这一身绚丽的羽毛有被恼羞成怒的人类拔光的风险,西撒把这句话烂在了肚子里。

养伤的日子比西撒想想中还要无聊,迪奥再也没有忘记过要把他锁起来,就连平时帮西撒说话的乔纳森经过了这次事件也不帮他了,反倒嘱咐迪奥要多关心西撒,害得迪奥就算关灯睡觉去了也要再爬起来看看西撒是不是还锁在链子上。

“强迫症!”西撒这样对迪奥说。

迪奥不客气地回了他一个弹指。

三个月过去,西撒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挺挺胸不疼了,扇扇翅毫无压力,可惜他飞不起来,只能每天站在棍子上眼巴巴地望着窗外。

突然,窗外一个黑影极速掠过,西撒还没有看清,一只乌鸦悠悠然落在了窗台上。

“Jo……”乔纳森给他起的名叫什么来着?不管了,学迪奥叫乔纳森那样好了,“JOJO!JOJO!”西撒被链子锁着在棍子上直扑棱。

听见西撒的动静,迪奥忙赶过来,看见乔瑟夫又是气不打一处来,拿起扫把就开始赶,乔瑟夫哇哇叫了两声,打不过人类只能先溜。

“刚出院又来约架!他是不是脑子有病?要是再跟他打架我就买个笼子把你关起来!”

“放开!”西撒冲迪奥抬抬腿。

“想都别想!”迪奥一口回绝。

趁着西撒和迪奥讨价还价的时候,乔瑟夫又飞回到迪奥家的窗台,放下一个铁质的小扳手,又飞走了。

没过多久,乔瑟夫又来到窗前,西撒还没开口就示意他不要出声,放下一块镜子碎片。如此往复,一天下来,堆了满满一窗台亮闪闪的——垃圾。

迪奥怒不可遏地把这堆“垃圾”收回家,去网上发失物招领贴……这鸟不仅捡破烂,为了上头挂着的两个亮闪闪的爱与和平标志,居然连人类的钱包也不放过,是有多嚣张?!为了防止自己中枪,迪奥极度不爽地把自己亮黄色的钱包换成了乔纳森送的暗哑哑的黑钱包。

几天下来迪奥家的窗台每天都是如此,迪奥气得牙痒,恨不得在窗台上铺一层防鸟刺。

乔瑟夫偶尔会在窗台上逗留一会儿,一开始是趾高气昂地向西撒炫耀自己的自由,后来只是安静地站着直勾勾地看着西撒,两只鸟隔着一扇玻璃窗和几米的距离就像隔着整个世界,遥遥相望好不伤感。

看见西撒恹恹地站在棍子上,眼睛总望向窗台,正帮迪奥发失物招领贴的好心人乔纳森终于心软了:“迪奥,要不把西撒放开吧,我觉得他俩不会再打架了。”

“我不是怕他们打架,我怕他们‘私奔’。”

乔纳森无言以对。



难得又是晴空如洗的一天,虽然适合约架但两只鸟早已化干戈为玉帛。乔瑟夫不知什么时候来的,西撒一睁眼就看见他停在窗台上,嘴里衔着一枚亮闪闪的戒指正在窗上不停地磨划。

“JOJO?”怕吵醒迪奥,西撒小声地叫了一声,乔瑟夫抬头冲他歪了歪头,扇了扇翅膀,还眨了眨眼睛,又埋头在玻璃上磨划。

乔瑟夫身长约50cm,比一般的秃鼻乌鸦都要大上一号,只见他抬头又低下在玻璃窗上划了一道又一道长长的划痕。划完一圈,乔瑟夫用喙轻轻啄了一下,玻璃纹丝不动。不死心的乔瑟夫又衔起戒指在玻璃上开启了又一轮磨划,直到第四轮结束,轻轻一磕,挡在他和西撒面前的玻璃“哗啦!”碎了一地。

迪奥一下子从床跳起来,顾不得穿衣服,光着屁股就从卧室里冲了出来,只见那只该死的乌鸦正衔着一条细铁丝在撬他家鹦鹉脚环上的锁。

迪奥顾不得那么多了,抓起一个电蚊拍就冲乔瑟夫扑了过去。

“别冲动迪奥!”刚走了两步迪奥就被“一堵墙”拦住,一头扎进乔纳森怀里。乔纳森把睡衣披在迪奥身上,帮他系上腰带,“怎么不穿衣服就跑出来了,小心被抓伤。”

“没、没事,一只鸟而已……”

“腰痛不痛?”

“嗯……不痛……”

两人说着说着就往少儿不宜的方向发展了,等这两只发情边缘的人类回过神,两只鸟早已不知所踪。

“我要宰了那只臭鸟!!!”竟然拐走了他家西撒,这可是他养了四年的鹦鹉,从半秃养成大帅鸟的鹦鹉!迪奥恨得咬牙切齿!

永远一脸淡定的乔纳森默默地勘察起现场,对于两鸟私奔一事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他们给你留了份礼物,迪奥。”

“什么东西?”迪奥有些好奇地凑过来。

“伸手。”

迪奥伸手。

“另一只。”

迪奥伸出左手。

乔纳森把迪奥的左手翻过来,掌心朝下,往无名指上套上一枚镶钻的指环。

“干什么?这可是赃物!”迪奥嘴上这么说,却没有把戒指摘下来。

“那我给你买一个,你要吗?”

“说什么呢?赶紧来发贴!连别人的结婚戒指都偷,该死的小偷鸟!”

“好好好。”乔纳森叹了口气,迪奥果然还是不愿意……

“比这颗钻石小的不要。”迪奥突然说。

“诶?”



西撒跟乔瑟夫私奔到树上之后过上了你侬我侬的日子。乔瑟夫对于把西撒拐出来这件事情非常负责,不但每天帮西撒梳理羽毛,还因为习性不同特地给西撒屯了一袋鹦鹉粮,两只鸟在树上叽叽哇哇偶尔还冒出几句人话,过得相当惬意。

一段时间下来乔瑟夫的叫声变得温柔了许多,西撒被他稳重的另一面彻底俘虏。乔瑟夫衔起一颗瓜子送到西撒的嘴边,西撒用弯弯的喙小心接过,“咔哒”嗑开了瓜子壳。乔瑟夫见状哇哇地叫了两声,跳到西撒的背上……

在树上传来“放开我,JOJO!啊……不要……”的时候,乔纳森回头问迪奥:“你都教了些什么……”

FIN

评论 ( 10 )
热度 ( 78 )

© J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