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拆不逆固执党
【JD】【JC】【AM】
【日常刷墙头】【墙头非常多】

【乔西】暖冬

CP:乔瑟夫x西撒

原作:JOJO的奇妙冒险

分级:全年龄

架空:无

设定:原作背景

============================================

在冰冷的海水中浸了一天,西撒此刻最想做的就是好好泡个热水澡,然后回房间好好睡上一觉,可是回到岸上迎接他的却是这样一条消息:岛上的供暖坏了。

“什么?!!!”边上的乔瑟夫立马不干了,冲着来传消息的梅西奈瞪大了眼睛。

“岛上存储的柴火不多,只够生两个壁炉,所以今晚就委屈你们俩了,就当是修行。”

“开什么玩笑?!委屈我俩?!凭什么你和罗廷斯就有壁炉用?!!少拿修行当借口!训练场上不把我们当人也就罢了,回去还不让我们好好休息,狗屁修行!!啊呀!!”

“JOJO,你今天在海里再游50圈才能吃饭!”Lisalisa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训练场,正好撞见乔瑟夫在发飙,不等梅西奈动手就一脚把乔瑟夫踹回了海里。

西撒往海里瞥了一眼没有什么表示,毕恭毕敬地向Lisalisa行礼,报告了一下今天他们训练的情况。

Lisalisa满意地点点头,说:“西撒,今晚要是觉得冷可以到我房间来打地铺,丝吉Q也在。”

“好的,谢谢老师。”

“回去休息吧。”

“嗯。今天可真冷……”

“是啊,晚上让丝吉Q……”

无视在海里骂骂咧咧不停谴责他不仗义见色忘友见利忘义的乔瑟夫,西撒和Lisalisa有说有笑地走了。

回到岛上,西撒洗了个半温不热的澡。乔瑟夫总算是赶在开饭前回来,浑身还湿漉漉的就坐在西撒的边上狼吞虎咽。也不知是被他浑身的海腥味儿熏的还是别的原因,西撒一点胃口都没有,喝了几口浓汤暖了暖身子就吃不下东西了,草草地扒拉了几个意面里的蘑菇权当是今天的主食。

晚餐过后西撒早早地回了自己的房间,一头载倒在床铺上,“唉,要是是暖的该多好……”西撒的心里好不遗憾。不过再遗憾他也不打算去Lisalisa房间打地铺,他要是敢去,乔瑟夫就敢嘲笑他,一想到乔瑟夫会得意洋洋地嘲笑他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西撒就觉这冷冰冰的被窝也没啥可怕的。咬咬牙,西撒脱去外衣钻进这阴冷的被窝。

没有了供暖,被窝冷得像个专门吸食体温的妖怪。西撒讨厌寒冷,寒冷会让他想起贫民街结着霜的小巷,路边冻死的流浪汉,地面上结成块和泥土融为一体的血污,冰冷刺骨的铁质扳手和铁链。寒风穿过单薄衣物如刀锋般凌迟着他幼小的身体,没有果腹的食物,没有御寒的衣物,太阳落山后的罗马冷的像人间地狱,现在回想,西撒几乎想不起自己是怎么熬过那六个寒冬的。

啊,是女性,造物主仁慈,赐予世间的同情心泛滥的物种。10岁的西撒就懂得如何在女性身上获得想要的东西,偷偷扇红自己的脸颊,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瑟瑟发抖地敲开一扇门,无论哪个年龄层的女性看到这样的他都会忍不住伸出援手,给他一块面包,一条毯子,一个墙角。

被子像浸过海水似的又阴又冷,重重地压在身上,西撒调整呼吸想要用波纹取暖,可是他好累,累得连集中精神运起波纹都有些困难,脚背贴着小腿想要汲取一些温暖,却被自己温度冻得寒毛竖起。恍惚间好像回到了那条又脏又臭的贫民街,像小时候那样蜷起身体在无人的角落瑟瑟发抖。

“西撒!”

“谁在叫我?”

“西撒!”

“别碰我!”

“西撒!”

“……JOJO?”带着面具的乔瑟夫裹着被子站在他的床边。

“醒了?”

被吵醒的西撒有些生气,今天回来之后本来就不大精神,被乔瑟夫这么一吵脑袋更加昏沉。虽然他们的关系已经不像刚认识时那么剑拔弩张,但是每天拌上几句简直家常便饭,动起手来更是常有的事,要不是现在困得不行,西撒还真想把这个扰人清梦的家伙揍出去。

“干嘛?”西撒从床上坐起来,顿觉一阵晕眩,连忙捂住额头,“真是的,看见你就头疼。没看见我在睡觉吗?”

“帮我把面具拿下来吧,西撒酱。”

“只有吃饭和刷牙的时候可以取下来,你又想被代理师父收拾了?”

“太冷了!!我的鼻涕大概冻在里面了,再不拿掉会出人命的!!”

这个面具西撒也戴过,天气冷的时候会呼吸困难,自己没有戴面具想用波纹取暖也没有成功,更何况才开始训练的乔瑟夫,看着乔瑟夫可怜巴巴的样子,西撒有些心软。

“明天早上记得戴回去,可别连累我跟你一起受罚。”

“嗯嗯,不会。”

“那么,晚安。”

“……”乔瑟夫不跟他道晚安也不走,只是盯着西撒看。

“你不睡觉了,盯着我干嘛?”西撒被他盯得心里发毛,头又疼了几分。

乔瑟夫没有理会西撒的问题,伸手探了探西撒的额头。

“干什么?你的手怎么这么凉!”西撒一把拍开乔瑟夫的手,“赶紧睡觉去!”也不管乔瑟夫有没有走,西撒裹紧被子躺下背过身去。

唉,还是冷……但训练的负荷所带来的疲倦裹着睡意袭来,寒冷也阻止不了……一阵冷风灌了进来,硬是把西撒冻醒了。

“JOJO,你干什么?!回自己床上去!!”

“一个人睡太冷了,今晚就委屈你给我暖暖床吧。”乔瑟夫把自己的被子盖在西撒被子的外面,一边说一边挤进西撒的被窝还把他往墙边推。

西撒从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想把乔瑟夫踹下去,却浑身使不出力气,但是只要想起刚才乔瑟夫冰凉的手,西撒就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反抗,他一点也不想再喂一只吸食体温的大妖怪。 

“别闹了西撒,床会塌的。”西撒的小床非常配合地发出一声“吱呀”的悲鸣,趁着西撒愣神的瞬间,乔瑟夫八爪鱼似从背后把他抱了个严严实实。

手贴上西撒的肩头,隔着薄薄的T恤传来属于乔瑟夫的体温,小腿贴上西撒的脚心,温暖着西撒冻得有些没知觉了的脚趾,火热的胸膛贴着西撒的后背,有那么一瞬间西撒想起小时候在壁炉边抱着他给他讲故事的父亲。

“JOJO,你……”

“嘘——睡觉啦,西撒酱。”带着波纹的手按在他的额头,驱赶着沉重的疲惫和晕眩。

西撒一向不愿意示弱,他是长子,背负着齐贝林家族的宿命和尊严,但这一次,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夜晚,他想脆弱一次,偷偷流一次泪,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沉沦一会儿,就一小会儿……

西撒往乔瑟夫的怀里缩了缩,抱着他的手也随之收紧。

“好暖……”西撒轻声说。

“什么?”乔瑟夫没有听清。

“没什么。”

“晚安,西撒。”

FIN

=======================================

今天依旧饿得在割大腿。。。

西撒发烧,老二过来当暖炉顺便治个烧。。。

有暖气我也好冷,求西撒同款乔斯达牌暖炉。。。

评论 ( 2 )
热度 ( 45 )

© J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