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拆不逆固执党
【JD】【JC】【AM】
【日常刷墙头】【墙头非常多】

【AM】Destiny and Chicken -5

CP:Arthur x Merlin

原作:Merlin (TV)

分级:全年龄

架空:无

设定:喜闻乐见的真爱之吻梗。给彼此真爱却没有挑明的亚瑟和梅林下咒。不过出场的公主是306的艾琳娜公主

PS:无滚,就算提到女仆说的也不是她。

============================================

传送们:1  2  3  4  6


梅林撞到亚瑟后背的时候,亚瑟回头笑着说:“小心点。”

梅林撞到莱昂的时候,亚瑟叹了口气说:“看着点路,梅林。”

梅林撞到议事大厅大门的时候,亚瑟终于忍无可忍说:“你是没睡醒吗?!”

对此梅林没什么可抱怨的,毕竟亚瑟都没拿冷水泼他。一路跌跌撞撞也算是安全到达了议事大厅。

“早上好,父王,国王陛下们。”亚瑟向乌瑟和众国王行礼,在众人回礼之后坐到了他常坐的座位上,挨着乌瑟。梅林低着头,安静地站到了亚瑟的身后。

“亚瑟,我说过最近你不用来参加议政早会,你该去陪艾琳娜。”乌瑟侧过身小声对亚瑟说。

“是的,父王。但是我想艾琳娜需要她自己的时间和空间,总是被我占用也不大合适。”

“也对,你们以后相处的时间还长着呢。”乌瑟满意地拍了拍亚瑟的肩。

“不,父王,艾琳娜和我会保持友好联系,但不会再长时间的相处,不然她的丈夫是会来找我决斗的。”

“你在说什呀,儿子,她的丈夫不是你吗?”

“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我不会娶艾琳娜的。”亚瑟突然加重了语气,声音不大,却足够大厅里所有人都听见。

“混小子,艾琳娜哪点配不上你!”格德温勋爵第一个站起了,甚至拔出了佩剑。

亚瑟赶紧站起来,直面格德温的剑锋:“艾琳娜不愿意嫁给我,她不爱我,我也不爱她。恕我直言,强迫艾琳娜公主嫁给她不爱的男人,才是对她的冒犯。”

格德温的脸被气得煞白,看向乌瑟像是要他给个说法。乌瑟看着几乎成为姻亲的老朋友也有些不知所措,联姻的政治目的在座的都心知肚明,但直接说出来实在是有损两国的颜面,不然乌瑟也不会要求亚瑟一直陪着艾琳娜,即使只是表面现象也好,至少看起来他们彼此喜欢。现在一切假象都被亚瑟打碎了。

在座的众人看着眼下的对质也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哦,还有这回事?”阿里莱德国王突然大声说道。

“阿里莱德?”乌瑟闻声闻道

大家纷纷看向阿里莱德和他的仆人崔克勒。

阿里莱德不慌不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向乌瑟和亚瑟行了个礼说:“乌瑟国王,我的仆人指控您的儿子亚瑟和他的仆人梅林有非正当的关系。他今天去找梅林的时候,撞见了王子和梅林,他们在……接吻。”

话音刚落,一群人齐刷刷地看向了亚瑟和他身后的梅林。

梅林很想否认,可阿里莱德说的是事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早起来,就有一种强烈的想把自己当早餐送给亚瑟的冲动,“我要拿你当早餐!”,“It's destiny,吾爱。Destiny and chicken。”,梅林满脑子都是亚瑟的这两句话,直到亚瑟真的拿他当早餐吻了他,他才如梦初醒般反应过来,“老天啊,我都说了些什么?”但亚瑟似乎没觉得哪里不对,带着梅林去找了艾琳娜,又带着他来到了议事大厅。

“阿里莱德,你可要为你的话负责!”亚瑟还没说什么乌瑟首先发难了。

“崔克勒亲眼所见。”阿里莱德的回答淡定自若。

“陛下, ”盖乌斯站了起来。 “梅林是我的养子,我想请问一下崔克勒,您是什么时候看见王子和梅林,呃,接吻的?”

“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们仆人通常是这个时候起床的。”崔克勒回答说。

“是这样的,陛下。有一味草药,叫水芹,它的花通常在太阳升起时盛开。我需要它的雄蕊来配制一种药剂,而它又生长在沼泽地里,我这把老骨头是没法自己去采了,所以我去找了梅林帮我。我想崔克勒说的那个时候,梅林应该正在帮我采药。”

“不可能!我亲眼看见他们抱在一起……”

“注意你的措辞!你没有质疑宫廷医师的资格!”乌瑟厉声喝断了崔克勒的辩驳,为了显示自己的公正,乌瑟又反问盖乌斯说:“盖乌斯,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说的话?”

“水芹的雄蕊,我想梅林的口袋里应该还粘着些花粉。”

不等乌瑟命令,崔克勒一个箭步上去翻开了梅林的口袋,深褐色的口袋内衬清楚地映衬着水芹浅黄色的花粉。

“不可能……我明明……”

梅林感激地看向盖乌斯,这是几天前他们帮助艾琳娜驱赶附身的希德精灵时采过的一味药材。

“盖乌斯,您说的水芹生长在沼泽地里?”阿里莱德国王的脸色已经没那么好看了,却还是强装镇定地问道。

“是的,陛下。”

“那么为什么这个男仆的靴子这么干净?我可没见到他踩出来的脚印。”

盖乌斯瞪着他大小不一的眼睛笑着说:“我很高兴看到梅林记得去换鞋了。上一次他踩脏了王子的房间,被锁到大街上砸了一下午的烂蔬菜。长记性了嘛,梅林。”盖乌斯冲梅林眨了眨眼睛。

看着说谎不打草稿的盖乌斯,梅林差点笑出来,不过他赶紧板起一张无辜的脸点点头。亚瑟则没什么表示,只是不自在地咳了一声。

“阿里莱德,我想您的仆人一定是看错了。男仆要帮主人更衣,难免会有些身体接触,有这么一位贴心仆人的你想必是最清楚的。”

“呵呵,说的也是。亚瑟王子,多有冒犯。”阿里莱德赶紧踩上乌瑟给的台阶,尴尬地坐回自己的位置。崔克勒灰溜溜地站回到他的身后。

“那么,格德温,我想请艾琳娜过来,你意下如何?”

“亚瑟说的有道理,我从来没有问过她是否愿意,请她过来吧。”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31 )

© J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