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拆不逆固执党
【JD】【JC】【AM】
【日常刷墙头】【墙头非常多】

【AM】Destiny and Chicken -3

CP:Arthur x Merlin

原作:Merlin (TV)

分级:全年龄

架空:无

设定:喜闻乐见的真爱之吻梗。给彼此真爱却没有挑明的亚瑟和梅林下咒。不过出场的公主是306的艾琳娜公主

PS:无滚,就算提到女仆说的也不是她。

============================================

传送门:1  2  4  5  6


这本是崔克勒眼中一次轻松的任务——破坏亚瑟和艾琳娜的政治联姻,但他的主人却说:“这不够!我要羞辱乌瑟和格德温!我 · 想 · 要 · 战 · 争!”

“让王子爱上女仆怎样?这对公主来说无疑是一场羞辱。”

“嗯。”阿里莱德看起来很满意,他眯起贪婪的小眼睛,狠狠地拍了一下崔克勒的屁股,“男仆,让亚瑟王子爱上男仆。我还要乌瑟颜面扫地!


几天前被国王拍过的屁股现在被狠狠地踹了出去。

“亚瑟还在和艾琳娜约会?!弄臣先生哟,你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被留下来的吗?绞刑架断头台火刑柱你喜欢哪一样?”

“等、等一下,我的王!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知道问题出在哪儿!”

阿里莱德示意他说下去。 

“艾琳娜公主!您还记得吗?这个魔法需要真爱之吻才能破解!”

阿里莱德点了点头,但看着崔克勒的眼神并没有一丝宽恕的意思。

“亚瑟他爱上艾琳娜了!一定是艾琳娜吻过亚瑟,才破解了我的魔法!”

“是吗?!干得漂亮!你不但没有能够阻止他们的婚姻还让他们彼此真爱了!让我想想应该怎么奖赏你,把你吊在马上拖回去怎么样?”

“不不不,您误会了,我是说我有其他办法!”

“说!”

“男仆!男仆他没有爱人!让他爱上王子!”

“你以为指控一个男仆可以破坏这桩婚事?”

“不,我的王,我们只是需要抓住王子和男仆有奸情的把柄。试想哪个父亲会把女儿嫁给这样的人?哪个女人可以容忍未来的丈夫有这样的嗜好?”

“哼,你确定这个男仆没有跟哪个女仆有一腿?”

“这个您请放心,我观察过他,他每天都在王子的房里干活,剩下的时间就在马厩里铲马粪。工作结束之后他会回到御医的家里,那里别说是女仆,连个雌性的生物都没有,只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亚瑟王子给他的工作特别多,他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和女人约会。”

“很好。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搞砸了,我要用我知道所有酷刑折磨你。”


爱情魔咒的实施并不困难,魔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现在要做的只是在梅林的枕头底下放上王子的头发。

王子的寝殿不难闯入,甚至连一个守夜的人都没有,崔克勒小心地撬开房门,蹑手蹑脚地靠近王子的大床。正如梅林所说,他擦过的地板现在一片狼藉,地上全是带土的脚印,王子换下来的脏衣服也随手丢了一地,崔克勒简直可以想象梅林一边收拾一边咒骂的表情。这对主仆的关系真是差得可以。

“梅林……”王子突然说。

崔克勒吓得整个人都不敢动,但王子并没有醒来,他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去。连睡梦中都在给男仆下命令,崔克勒越发同情梅林了。

剪下亚瑟的一小撮头发,崔克勒小心地避开王子的衣服盔甲还有脏兮兮的脚印退回到门边。突然,他觉得脚下一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脚下的东西就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崔克勒顾不得小心,打开门溜了出去。


踩死王子房里的老鼠,不是什么大事,但亚瑟却不这么认为,他召集了侍卫在走廊上集结,往各个方向派人巡视。现在别说是去御医家给梅林下咒,崔克勒连自己的房间都回不去,他只能缩在一个小角落等着侍卫把他逮起来。

任务失败的后果,崔克勒光是想想就觉得后背发凉,他不能坐以待毙。对面就是王子的寝殿,旁边的小隔间是仆人守夜的房间,梅林现在正在御医家,那个房间无疑是空的。

崔克勒闪过一队侍卫,躲进了仆人房,不一会儿又从里头出来,迎面就撞上了带队巡视的亚瑟。

“站住!你是什么人?!”亚瑟的剑抵在崔克勒的胸口。

崔克勒赶紧给亚瑟行礼,说:“殿下,我是阿里莱德国王的男仆崔克勒,我们在宴会上见过,您不记得了吗?”

“阿里莱德国王的男仆?我记得你。你这么晚从我的仆人房里出来干什么?”

“国王要我出来看看外面为什么这么吵,吵到他休息了。我在卡梅洛特人生地不熟,只是和您的男仆梅林聊过几句,就想着过来问问他,谁想他竟然不在。”

“梅林?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说辞吗?侍卫,把他押到地牢里去!”

“等一等!我不仅是阿里莱德的仆人,也是他的大臣。殿下您可以不相信我的说辞,但在处置我之前至少得问过我主人的意思。还是说,卡梅洛特的待客之道一向如此?”

亚瑟狐疑地看了崔克勒一眼:“把他押到阿里莱德国王的寝殿。”


“陛下,您的仆人在宵禁过后还在城堡里乱窜,以及他还有盗窃的嫌疑。现在我要把他抓起来听候父王的审问,特来向您通知一声。”

阿里莱德被亚瑟吵醒本身就一肚子的气,听完亚瑟的陈述看向崔克勒的眼神更是欲杀之而后快,崔克勒赶紧说:“陛下您派我出去看看外面为什么这么吵,不是吗?我只是奉命行事啊!”崔克勒一边说一边给阿里莱德使眼色。阿里莱德与他共享了太多的秘密,不会轻易让他落入别人的手中。

果然,“是我让他出去看看的。原来卡梅洛特到现在还在延续宵禁制度吗?治安这么不好啊。不好意思,我们不懂这里的规矩给殿下您添麻烦了。”

亚瑟被他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显然是被气到了。不过王子还是很有王子的气度,他让侍卫放开崔克勒并向他道歉。

趁着亚瑟给侍卫重新布置巡逻任务的时候,崔克勒小声对阿里莱德说:“已经安排好了,只要让那个男仆睡到仆人房里去就能按计划实施了。”

安排好任务,亚瑟向这对主仆告退:“我很抱歉,打扰两位休息了。两位好梦。”

“今晚除了我的仆人闹了小事故之外还有个窃贼吗?听崔克勒说,您的仆人竟然没有给您守夜?王子不考虑叫他过来吗,窃贼搞不好会卷土重来啊?”阿里莱德摆出一副非常关切的样子。

“不必了,梅林是个走路都能被自己绊倒的笨蛋,让他来守夜还不如搬个滴水兽过来摆着。”

“您对仆人真是太仁慈了。恕我直言,好的仆人都是调教出来的,正是您的放纵才让他到现在都这么散漫。我年纪大了,喜欢说教,殿下您别往心里去。”

“怎么会。您说的有道理,我去叫他过来守夜。那么,我告退了。”


亚瑟走后走廊也趋于平静,崔克勒谨慎地躲过侍卫在黑暗里摸到了王子的仆人房。这一次梅林睡在里面的小床上。

崔克勒从怀里掏出魔药滴在梅林的眼睛上:“抱歉了梅林,你的主人真的非常讨厌,他居然爱上了艾琳娜公主。现在只好委屈你去爱上他了。”


TBC


评论 ( 9 )
热度 ( 33 )

© J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