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拆不逆固执党
【JD】【JC】【AM】
【日常刷墙头】【墙头非常多】

【乔西】Dog days of summer

给亲爱的ZERO,写了篇雷文给你真是对不起_(:зゝ∠)_

【有异物普雷很雷!很雷!很雷!不能接受的慎入!慎入!慎入!】

CP:乔瑟夫x西撒
原作:JOJO的奇妙冒险
分级:NC-17
架空:有
设定:现pa,2014年夏天。老二和西撒窝在家里看世界杯顺便做些这样那样的事情。标注了一些和足球相关的梗,有兴趣可以看下,没兴趣可以无视。
标题是乱起的,并不是“狗日的夏天”。

============================================

盛夏,巴西,世界杯决赛如期上演,德国队和阿根廷队突出重围杀进了决赛,在里约热内卢救世基督像的注视下,上演着一场艰苦的鏖战。

纽约,一间两人合租的小公寓里,两双眼睛正盯着这场热火朝天的比赛,它们属于一位球迷和一个曾是球迷的赌徒。

球迷名叫西撒,来自意大利,自从他的祖国在小组赛无奈出局之后,他就把自己的热情献给了阿根廷。“我当然会支持阿根廷,意大利队不在场的情况下,我总是无条件地和迭戈·马拉多纳站在一起。”[注1] 这位成长于那不勒斯的青年如是说,“他们深蓝色的客场球衣简直就是意大利的翻版。”

看着兴奋不已的球迷,名为乔瑟夫的赌徒不以为然。他的母队英格兰[注2]以一场未胜的战绩黯然出局,而今站在决赛场上的是“偷钱包的阿根廷”[注3]和“讨厌的德国佬”[注4],无论哪一方胜出都教这个利物浦人非常不爽。要知道淘汰赛的每一场,他都在押阿根廷或者德国出局,结果却像一路护航似的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进了决赛。

“幸运女神似乎打定主意不眷顾你了,JOJO,”西撒总是这样亲昵地称呼自己的同居恋人,“你是怎么做到连续不断地输上一个月的?”他数着从乔瑟夫手里赢来的厚厚一沓钱说道。

不走运的赌徒无奈地摊了摊手说:“其实反过来想想,也许正是因为我的诅咒他们才进的决赛。”

“得了吧,那我岂不是可以提前庆祝阿根廷的冠军了?你居然在决赛押了德国队,可怜的马克。”作为意大利人,西撒有充分的理由同情他的德国友人。[注5]

“还有可怜的修特罗海姆。”乔瑟夫附和道。

那是住在他们隔壁不太友好的大嗓门德国邻居,他会砸着他们共用的承重墙用带着小舌音的德式英语吼:“小声点!你们这两只发情的猴子!!”

“不,他一点都不可怜。”听着隔壁夹杂着英语的欢呼和紧随其后的德国国骂,乔瑟夫纠正道。

下半场过半,比分依旧焦灼在0比0,两支以进攻闻名的球队在世界杯的决赛场上摆起了铁桶阵,德国队的门将更是开挂了似的拿自己当后卫使,皮球还没进入禁区就被他捅了出去。灵巧的阿根廷球员偶尔会上演精彩的带球突破,晃过高大笨重的德国后卫直袭球门,但皮球总是一次又一次地被挡出去。

这样的比赛对于有支持球队的西撒来说,勉强能算一场心跳游戏,但是对于乔瑟夫——它可真是无聊透了!尤其是当这位赌徒根本不差钱的时候。

邻居的德国人不知什么时候没了声响,乔瑟夫非常怀疑修特罗海姆是不是紧张过度晕过去了。属于两个人的小公寓安静得像一间老旧的电影院,播放着解说员明显懒散下来的声音,时不时报告一下皮球到底在哪一方的脚下。
真是个让人昏昏欲睡的午后。

乔瑟夫的视线飘向了靠在身边的西撒。干净修长的手指圈着一瓶带着水雾的冰啤,双唇包裹住瓶口,喉结缓缓滚动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啤酒的泡沫从嘴角溢出,顺着剃得干净无须的下巴流下白皙的脖颈,滑过残留着淡红色吻痕的锁骨淌进宽松的领口,直到在胸前晕出一滩浅浅的酒渍。

他的金发恋人可比这场球赛好看太多!乔瑟夫在心中感叹。他试探性地用嘴唇轻触恋人颈间柔软的皮肤,对方并没有抵触,反而歪了歪脖子,接受了他细密的啜吻。

“不看球赛了吗,JOJO?”西撒抬手揉了揉乔瑟夫不大齐整的深褐色短发。

“我敢打赌,他们一定会踢加时。”乔瑟夫边把西撒圈进怀里边漫不经心地说。

“别忘了你已经输了一个月了。”西撒扭了扭肩膀,给自己找了个舒服角度。空调的温度有些低,西撒很享受乔瑟夫暖暖的体温。

“说不定幸运女神会改主意。”乔瑟夫抬起西撒的下巴,摩挲着他形状姣好的嘴唇,“有点热呢,西撒酱,帮我降降温怎样?”

怀里的人半眯起漂亮的绿眼睛看向乔瑟夫,“你一定是输糊涂了,我可只会点火。”咬住了他意味深长的手指。

传送门

 

“没有浴缸真是可惜啊,不然来个泡泡浴什么的,西撒酱还可以吹个泡泡什么的,还可以再来一发什么的。”西撒裹着浴巾被恋人抱在怀里,无奈地听着他的抱怨。
“这间房子又小又没有浴缸,墙壁那么薄,动不动就被人骂做猴子,跟我一起搬家吧西撒酱。”
“你又不是不知道,JOJO,我付不起更贵的房租。”不得不承认乔瑟夫愿意和他一起分担房租,减轻了西撒许多的经济负担。
“我保证房租只比这里便宜不会更贵,就在这附近,有浴缸有空调有大房间厚墙壁和非——常温和的邻居。”
“别做梦了,纽约不会有这样的房子的。”西撒揉了揉乔瑟夫的头发表示同情。
“有哦。”
“是吗?房东是哪位慈善家?”西撒只当他在说梦话。
“嘿嘿,当然是我啦!”

“哈?”
见西撒愣住,乔瑟夫继续说:“记得上次散步的时候看到的房子吗?你说很喜欢。我去问了一下,它的主人正巧要离开纽约正打算登报卖房子。结果它还没来得及登报就被我买下来了,哈哈。所以房租多少我说了算,只要西撒酱愿意和我一起搬过去。”
听完乔瑟夫的长篇大论,西撒还是一言不发。
“西撒?不会是感动得说不出话了吧?”
“不……只是突然觉得非常火大。”
该死的土豪!

FIN

[注1]:阿根廷著名球星迭戈·马拉多纳1984年加盟意甲球队那不勒斯,率领那不勒斯队从保级弱旅成长为意甲冠军,至今那不勒斯人还在怀念老马带来的荣耀。有兴趣可以戳开这个链接感受一下【那不勒斯挂满阿根廷国旗 意大利出局挺老马夺冠】,10年南非世界杯期间的新闻,老马是时任的阿根廷主帅。

[注2]:老二二部的开场的时候刚去的美国,也就是说他是土生土长的英国人,老家在利物浦,所以他的母队是英格兰无误。 

[注3]:英格兰和阿根廷的恩怨根源之一就是老马同志在86年墨西哥世界杯1/4决赛中上演的“ 上帝之手”,后来老马自己说,感觉就像偷了英格兰人的钱包。╮( ̄▽ ̄")╭ 
[注4]:英格兰跟德国的恩怨始于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决赛的“门线疑案”,至今无法分辨皮球是否越过德国的门线,但当时裁判判定进球有效,英格兰最终以3-2夺得了他们第一个也是至今唯一一个世界杯冠军。但是1968年之后几十年里,英格兰就没有在正式比赛上赢过德国,直到01年世界杯预选赛以5-1的比分血洗了德国队才一雪前耻。然而在10年南非世界杯1/8决赛上,裁判判定英格兰已经明显越过德国门线的进球无效,德国最终以4-1的比分淘汰了英格兰。总之,梁子结得很深。 
[注5]:意大利是德国的克星,德国的逢意不胜记录得有20年了吧。德国最近一次赢意大利据说是在95年一场友谊赛上,后来无论大赛还是友谊赛都没赢过( ̄▽ ̄;) 【北京时间2016年3月30日,德国队在与意大利的友谊赛上4:1取得胜利,打破逢意不胜的魔咒。当然正式比赛还是没赢过╮( ̄▽ ̄")╭再接再厉小破德(๑•̀ㅂ•́)و✧啊啊啊啊啊啊2016年7月3日,欧洲杯1/4决赛,小破德打破恐意魔咒!!!
[注6]:格策的进球发生在113分钟,所以到比赛结束(共120分钟)并没有太久。当然老二不能忍是因为:谁知道会不会踢点球啊(╯‵□′)╯︵┻━┻

PS:以上注释仅供参考,我也不知道我就写个肉为啥要去生拉硬凑这些足球梗( ̄▽ ̄;) 
PS的PS:觉得阿根廷客场球衣像意大利完全就是我自己当时的感受。看到场上的意大利籍裁判和一支超级像意大利的阿根廷(球员50%是意大利裔的),作为小破德球迷,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

谢谢您的阅读!如果觉得蜡笔play太变态,请不要怪到老二头上,算我的_(:зゝ∠)_

评论 ( 14 )
热度 ( 59 )

© JF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