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拆不逆固执党
【JD】【JC】【AM】
【日常刷墙头】【墙头非常多】

【荒木庄+JD】Cio,不,Dio的故事

【雷文。全员崩坏。】

【不能保证看完之后不打我的请不要点开。】

CP:乔纳森x迪奥(其实没多少JD内容_(:зゝ∠)_)

原作:JOJO的奇妙冒险

分级:全年龄

架空:有

设定:脑洞源于很久以前微博上荒木庄交房租的梗

Cio听起来有点像白毛女的名字,喜儿。

一部写作迪奥,三部全大写DIO,七部的写作迪亚哥。

============================================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走错片场了啊喂!

    这个故事的主角不是Cio,而是迪奥(Dio)!

 

    迪奥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出生的,从记事起,他就住在这个被称作“荒木庄”的地方。左邻右舍,全是深井冰,没一个正常人!

    和他一起住的是一个叫做DIO的男人。这人和他不但名字像,长得也很像,只是身材要比迪奥魁梧很多,看起来也比他年长一些。尽管不确定也不愿相信,迪奥一直怀疑这个品位糟烂,一把年纪还喜欢穿开裆裤的家伙就是他的亲爹。

    他还有个兄弟嫌疑人,名叫迪亚哥。比起那个疑似亲爹,这个疑似兄弟的穿着要顺眼得多,不过他是个啃咬癖,经常把家里为数不多的家具啃得一片狼藉。他还有着不知哪来的特异功能,能唤召来方圆五里的爬行动物一起啃,美其名曰“开party”。有次啃坏了DIO的睡觉用的……床(?)DIO一个怒发冲冠,就把他卖去了动物园。换来的钱,让他们过了好一阵舒坦日子。听说现在迪亚哥和一匹脑门上长了颗星的马关在一个圈里,过得似乎还挺开心。

    2号房住户名叫卡兹,是个看着年轻,其实年纪很大的老妖怪。患有严重的歇斯底里症和偶尔发作的臆想症。惹毛他,会狂笑到你耳膜发麻。有一次臆想症发作,说自己是什么究极生物,扬言要吃光庄里所有的人和物,被全庄联合起来暴打了一顿,才消停下来。

    4号房的吉良吉影,看起来是个正常人。猫控,穷得连自己都养不活,Killer Queen,他的猫,说什么都不能饿着。表面上很有爱心,其实是个炸弹狂魔,而且是个变态。迪奥小的时候,呃,比现在还小的时候,吉良曾抓着他的手又是亲又是啃,直到迪奥的尖叫声被6号房的普奇当做DIO,提着扫把赶过来,迪奥才躲过这场贞操危机。从此迪奥见到此人就退避三舍。

    说起普奇,他是DIO的真·脑残·粉,没错,重点要断在“脑残”上。此人酷爱数盘子,脑子不好就应该安分点,他偏偏喜欢用质数数,数不拎清就拆房掀瓦开新世界。只有DIO机智地在他可视范围内只放三个盘子,“1、2、3。嘿!一个都不少!”现在见到DIO就一口一个“卡密SAMA”,叫得围观住户掉一地鸡皮疙瘩。不过,这和DIO的神棍属性倒是很契合,迪奥权当他俩是真爱了。

    至于7号房的瓦伦丁,是个死胖子,典型的占着XX不那啥的家伙。一天到晚跑到平行世界去潇洒,据说还在哪个世界做了大总统,回来好一阵炫耀。不过,看他连减肥药都买不起的德行,八成是骗人的。房间常年空着,过去迪亚哥被DIO撵出去会溜到他的房里过夜。

    诶?好像忘了谁?哦,对了,迪奥和DIO以及现住址为动物园的迪亚哥住在荒木庄的3号房,真是拥挤啊。明明1号房是空的,却不对外开放,说是还没有等到可以住进去的人。

    庄里的深井冰们,几乎没有什么交情,却意外地能同甘共苦,一人交租,全庄幸福。

 

    没错,荒木庄是要交房租的。这里是乔斯达的房产。

    乔斯达卿是个宅心仁厚的老绅士,对于荒木庄经常拖欠房租的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荒木庄的房产代理人SPW可不是省油的灯,他对庄里住的形形色色的深井冰早就看不顺眼了,恨不得把他们全赶出去。

    有一次SPW来收租,才进门就用电台解说的语气评价道:“这个庄园臭气熏天!一股呕吐物的味道藏都藏不住!!”

    迪奥知道他在指桑骂槐,刚想回击,荒木庄唯一的良心,啊,是忘了介绍的5号房多比欧,就先一步道歉了:“对不起,SPW先生,我家老板刚中毒死了。吐得满地都是,真是对不起。等他活过来,我们马上会打扫的。”

    多比欧是一名普通的男护士,比起庄里的其他深井冰,是个难得的正常人,专职照顾他口中的老板。可老板连房租都付不起,更别提付他工资了。他却一直不离不弃,十年如一日地帮老板收尸,真是感天动地。

    和他同住5号房的老板,真名叫做迪亚波罗,据说以前是混黑社会的。也不知道得罪了谁,现在每天处于半死不活,没存在感的状态。一到收房租的时候就会死,等收房租的走了,他又能活过来。DIO几次三番跟他说:“反正死了也能活过来,你怎么不去卖器官啊!”当然,才吼完,他又死了。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收房租季节,SPW戴着小礼帽出现在荒木庄里,几年前被炸弹炸出来的伤疤还留在脸上,那张原本就不讨人喜欢的脸,现在更加面目可憎,迪奥从不掩饰自己的对SPW的厌恶。

    “房租到期了!出来交房租!!再不交房租,你们一个个都给我睡大街!!”

    首当其冲出来应战的就是当年炸伤他脸的吉良吉影,期待着能给他一些威慑力。一手抱着猫,另一只手牵着他的女朋友——被称为“女朋友”的一只手,气定神闲地想和SPW打太极。

    “让您久等了,不过……”

    “呸!又想偷我的钱?!别以为你的炸弹还能吓到我,我这次可是穿着防爆衣来的!”说完,SPW从包里掏出一个头盔,戴到头上。

    吉良吉影败。

    听到吉良落败的消息,迪亚波罗第一时间死了,瓦伦丁一个“咚锵”溜到平行世界避风头去了,卡兹的歇斯底里症发作企图用狂笑声吓跑SPW,普奇躲则进厨房数起了盘子,装作没什么都没看见。

    作为帝王,DIO没有退缩!关于这一点,迪奥对这个疑似亲爹还是非常欣赏的。

    “SPW先生,请不要这么咄咄逼人,房租我们会交的。但现在是我的休息时间,请您离开。”

    “开什么玩笑!你的活动时间是半夜好嘛!少废话,交不出房租,就给我卷铺盖滚蛋!”

    “Wr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

    SPW这次算得上准备充分,虽然戴了防爆头盔,但是那个头盔不知什么时候被谁划开了个口子。荒木庄众人,能靠近SPW而不被他的坏痞子雷达发现的,只有良心多比欧了。

    吉良趁机引爆了门把手,普奇则掀了一柜子盘子。

    卡兹的笑声,DIO的wry声,门把手的爆炸声,盘子的碎裂声,响成一片,声声入耳,SPW的耳朵估计是要废了。

    “这帮人,大概只有在被催租的时候,才会联手吧。”迪奥想,默默掏出早早塞在耳朵里的两团棉花。

    事后他才知道普奇会掀盘子,并不是约好的,只是因为——“1、2、3、5……嗯,怎么少了一个?!!!!!!”

 

    SPW来势汹汹,收个房租连防爆服都能搞出来,要不是多比欧出卖良心,他们今晚就是全灭的结局。几个人聚在一片狼藉的厨房,开起来了庄内紧急会议。

    “这次SPW好像是认真的。”

    “他哪次不是认真的。”

    “看来真要出点血了。耳朵上那点小伤,过不了一个月又要卷土重来。”

    “迪亚波罗,你别光说不练,敢不敢去卖个肾?!实在不行摘个下来给大家当伙食都成!!”

    迪亚波罗,卒。死因:惊吓。

    “窝囊废!”DIO冲着迪亚波罗的尸体啐了一口,抬起头正好对上了迪奥的视线。

    “黑历史,你今年几岁了?”

    对,就是这个称呼!迪奥一直觉得,如果不是迪亚哥作死,被卖掉的肯定是自己!

    “12岁。”看在DIO有可能是他的亲爹的份上,心里已经咒了他无数遍,迪奥表面上还是恭恭敬敬的。

    他的回答让在座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连迪亚波罗都靠着这口气还了魂。

    “终于要来了吗?血的宿命……” DIO开始神棍了。低头45度,凝视着自己手掌,眼神文艺忧伤,“这里没你的事了,早点去休息吧。”

    “不解释一下吗,老神棍?!”迪奥在心里骂。

    见迪奥不肯走,DIO端了一杯酒放到他的面前。

    “喝吧。”

    迪奥低头看着酒杯,刚想说“我还没成年”,就感到后颈一阵钝痛,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呃……”迪奥觉得有人扔了个麻袋在自己身上。睁开眼睛,刚想开启毒舌喷壶模式,眼前居然是一张放大N倍的狗脸!尖牙外露,口水还直往他脖子里淌!

   迪奥一脚踹开趴在他身上扰他清梦的蠢狗,那条狗至少飞出去了5米远。

    “你干什么?!太过分了!!”

    “谁?!”

    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深发男孩,自带华丽背景,不对,那个好像是房间壁纸,站在他的床边。翻倒在一边的椅子告诉迪奥,这个人之前是坐在那里的。

    男孩睁圆的眼睛瞪了迪奥一眼,小跑着去看缩在地上呜呜咽咽的狗。那条狗大概没什么大碍,男孩把它牵回到迪奥的床边,扶起椅子,再一次坐下。

    “刚才是达尼的不对。一觉醒来,身上趴着一只陌生的狗,谁都会被吓到的。不问是非就冲你吼的我也有错,对不起。”

    “达尼?”

    “是它的名字。达尼很乖,不会随便咬人的。”男孩摸摸达尼趴在他膝盖上的头,达尼的尾巴摇得更欢了。

    “狗这种只会摇尾乞怜,软弱谄媚的生物,真让人恶心!”迪奥冷冷地看着这一人一狗在心里非常不屑。

    “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乔斯达宅。对了,我叫乔纳森·乔斯达,大家都叫我JOJO,很高兴见到你,迪奥。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乔纳森微笑着向他伸出手。

    “乔斯达宅?!荒木庄那群王八蛋终于做出来了啊!为了抵房租,把我卖到这种地方!!真后悔没早点把你们一个个都药死!!”迪奥在心里把全庄上下诅咒了个遍!

    “少假惺惺了!”迪奥一把打开乔纳森的手,“我现在是这里的几等下人?您都是这么收买人心的吗,大少爷?”

    “你在说什么呀,迪奥,这里是你的家啊。从今往后,我们就是家人了。”

    “家人?”这个称呼信息量太大,迪奥的大脑一时处理不过来。

    “来,我带你去见父亲。”乔纳森再次向他伸出了手,还带着婴儿肥的脸上,露出迪奥从来没见过,大概是传说中的 “真诚”的笑容。

    这一次,迪奥鬼使神差地握住了那只手。

 

    迪奥见到了过去的房东,现在的“家人”乔斯达卿。

    荒木庄住户不愧是SPW口中的“坏痞子”,把房租抵上,也不忘再捞一笔好处。只把迪奥卖来当仆人的赚头大概还不够大,竟然编出一套迪奥是乔斯达家恩人的遗孤之类的鬼话!也不知是哪个混蛋送他过来的,演技那么好,乔斯达卿居然相信他们这些年交不起房租,都是因为在含辛茹苦地抚养迪奥?!一个感动,不但把过去的欠款一笔勾销了,还免了他们7年的房租!

    “这么拙劣的谎言都能相信,你跟普奇一样是脑残吗?!”迪奥严重怀疑乔斯达卿的智商。

    “抱歉迪奥,没有征求你的同意。不过既然你也没别的去处,你的父亲又把你托付给我们,不如就安心在这里住下。从今往后我们就是家人了,乔斯达家绝对不会亏待你。”

    “我的父亲?”

    “你从小就失去了父母,一定不知道吧。你的父亲叫达里欧·布兰多,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身上有一枚我送给他的戒指,还有一封他亲笔信。你的年龄和外貌,与信中的描述完全吻合。最关键的是,他提到儿子的左耳上有三颗痣,不会有错的,迪奥。”

    “达里欧·布兰多?DIO不是我的亲爹吗?我们竟然会长得这么像。”迪奥暗自嘀咕。“感谢您的垂怜,乔斯达先生。能作您的养子,是我的荣幸。只是,我出身贫寒,礼数不周,还请您多多管教。”

    “哈哈,原来你更想做我的养子吗?但是布兰多先生的信里写着希望你能做JOJO的童养媳哟。”

    “童养媳?!”迪奥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种神秘的东方大陆才有的设定到底是怎么出现在不列颠岛上的?!眼前这位大方得体的贵族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写作绅士读作变态的那种变态吗?!

    “乔斯达先生,容我冒昧的问一句,您不觉得让一个男人做‘童养媳’有什么不妥吗?”

    “原则上是不行的。更何况我们身处维多利亚时代,同性恋是要被吊死的。但是反过来想想,既然荒木庄已经全员崩坏了,乔斯达家崩一点也没什么不好。”

    “我早该知道,会把房子租给荒木庄那群深井冰的,自己也一定病的不轻!我身边真的一个人正常人都没有吗?!”这个连做个安静的美男子都不可以的世界让迪奥第一次尝到了绝望的滋味。正当迪奥打算闭上眼睛接受“童养媳”这个设定时,他看到了乔斯达卿身边的乔纳森。“对啊,要是这个Jo……Jo什么来着?对了,JOJO,要是他不同意就不用接受这种见鬼的设定了!”

    “但是乔斯达先生,您一定明白‘童养媳’的定义吧?我猜测这是作为JOJO的妻子从小进行培养的意思吧。那么这件事情是否应该征求一下JOJO意见?”

    “我很满意哦。迪奥的金发这么漂亮,以后我们生的孩子一定会像甜甜圈一样可爱的。”

    “生个鬼啊?!指望你是个正常人,我还是真是瞎啊!还有甜甜圈是个什么破比喻?你的英文文法是橄榄球教练教的吗?!”虽然迪奥的心里已经把乔纳森贬得一无是处,但为了在乔斯达卿面前树立一个好形象,迪奥一忍再忍,毕竟不管以后的身份是什么,他都得在乔斯达宅住下来:“JOJO,请不要开这种容易被吊死的玩笑,我们两个男的怎么会生孩子。”

    “是吗?但是我从见到迪奥的第一眼起,就觉得我们以后会合体,还会生一个头顶三个甜甜圈的孩子,这个孩子以后会是流氓界的明星,黑社会的大佬。”

    “真的吗,JOJO?太好了!你们一定能好好相处的。要加油哦,爸爸好想抱孙子啊。”

    “哈哈,爸爸。”

    对于眼前父慈子孝的画面,迪奥的评价是:“你们这对深井冰父子,我杀了你们!”

    当然他没有说出来。

    迪奥不想回荒木庄交房租,比起只有两个深井冰的乔斯达大宅,荒木庄的一大群才更让他头疼。在这里不用担心明天会被扫地出门,可以受到更好的教育,可以进入上流社会。这曾是迪奥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现在就摆在他的眼前,只要他答应一个诡异的身份,一切就都是他的。

    “既然JOJO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好推辞了。那么以后就请多关照了,未来的丈夫先生。”

 

     “能利用的东西,什么都利用给你看!总有一天,乔斯达家的一切都是我迪奥的!”

    “又开始了吗?”

    “这次选了什么选项?”

    “只有那个了吧,‘童养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DIO的黑历史又添一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想再被打出地球的话就给我闭嘴!也不想想是谁在为了你们牺牲!”

    “这次是什么走向?真的要和乔纳森·乔斯达结婚?然后让乔斯达家断子绝孙,再也没有JOJO可以出来阻碍我们?”

    “谁知道!别用看死基佬的眼神看我你个变态手控!”

    “这次再坏事我可不给你们开平行世界了。”

    “……………………………………”

    荒木庄再次陷入沉默。

 

    迪奥会又一次不做人吗?Boss们能跳脱出被JOJO阻碍的命运吗?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荒木庄1号房正在等待它的主人。

 

Fin

 ============================================

感谢您的阅读。以及,感谢没有打我。

 

 

 

评论 ( 2 )
热度 ( 78 )

© JFC | Powered by LOFTER